◈ 第9章

第10章

花山還是不吱聲。

大牛嬸眼睛一轉,嘴一撇:「嘖嘖嘖,大傢伙快聽聽,這孩子說得什麼話!實在親戚之間互相摘把菜,竟然成了要菜了?好像我們是要飯的似的!」

山區,平地少,地勢狹長,左鄰右舍隔得很遠,但是互相之間都能看見。

花山帶着這麼多人氣勢洶洶地往花強家去,很多人都看見了。

整個靠山屯一共也沒幾戶人家,今天正趕上農閑,差不多都來看熱鬧了。

只不過礙於花強和花山的為人,他們看熱鬧的時候都比較安靜。

這要是別人家的熱鬧,他們早開上討論大會了。

不過花昭這話也確實得罪人,親戚朋友家摘個菜那都是隨便,叫送,叫拿,不叫要。

「大牛嬸說話真好聽,實在親戚,互相摘把菜?」花昭臉上的笑沒了,嘲諷道:「誰不知道我家菜常年不夠吃?我爺爺月月花錢出去買菜!你們誰家讓我去摘把菜了?我因為摘菜被你們打出來過!」

那是幾年前,原主還小的時候,家裡菜園子的菜剛剛不夠她吃,她也知道在村裡,只要親戚家有富餘,園子里的菜都是互相送的,結果原主去花山家要,被打出來了。

大牛嬸臉上有些尷尬了,但是她還嘴硬,小聲道:「我們家十來口人,自己還不夠吃呢,哪有多餘的給你。」

「你說得對!」花昭大聲道:「就是這個道理!我家的菜自己還不夠吃呢,哪有多餘的給你!」

這話說得,簡直堵得死死的,噎得大牛媳婦喘不上氣來。

花山家的人都拄着鋤頭看着花昭,再看花山。

花山盯着花昭。

周圍的鄰居也驚奇地看着花昭,實在想像不到這些條理清晰噎死人的話是花強這個黑熊孫女說得。

花強已經激動地要抹淚。

花昭又看着花山,直接道:「三爺爺,你家要是誠心白幫忙,我謝謝你。但是你要是打着幫忙的名義,想占我家地,慢走不送!」

周圍都靜了下來,空氣似乎都凝固了。

花山緊緊盯了花昭幾秒,突然高喊一聲:「我們走!」

就是這麼乾脆、不要臉,這一聲幾乎等同於承認他就是打着歪主意來的。

但是花山根本不在乎,他本就是個惡霸,根本不要臉,要臉也當不了惡霸。

呼呼啦啦,花山家幾個老少爺們,整齊地收了鋤頭,跟在花山身後往外走。

走的時候,每個人都回頭瞪着花昭。

花山5個兒子,家裡實在住不下,但是也只是把老三老四兩家分了出去,其他3個兒子都跟他一起住,沒分家。

沒分家就分不到宅基地。

花大牛家3個兒子,花二牛家3個兒子兩個女兒,最小的花太牛25歲,還沒結婚。

一家子15口人住在一起,一畝多的院子,那點蔬菜真不夠吃。

他們早就眼饞花強這個院子了,就等着他咽氣呢。

「慢着!」花昭突然喊道。

花山家人站住,花山回頭,看着花昭。

「三爺爺,我爺爺正病着,不能生氣,咱們兩家也沒那麼深的交情,以後你們家人沒事就不要登門,有事更不要登門!不然我就要懷疑你們是想故意氣死我爺爺,好占我家房子了!」

這話硬得讓空氣都冷了三度。

花山眼睛一瞪,目光兇狠,死死地盯着花昭。

花昭卻是半點不怕,她是幹什麼的?她前世是個專打刑事官司的律師!

特別是後來幾年名氣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厲害,她的被告人就幾乎都是清一色的窮凶極惡之徒。

所有人在她手裡過一遍都是死刑,連無期都沒有!這讓她被送外號「除魔人」。

花山的眼神跟那些人比起來,簡直是溫柔。

花山眉頭微蹙,沒想到這樣她竟然都不怕。也是,這就是個傻大膽!

花山看向花強:「大哥!你這是要跟我斷親了?」

花強也看着他,定了兩秒,扯了下嘴角,感嘆道:「六十八年了,我終於聽見你叫我一聲大哥了,真是想不到。」

花山臉色一崩。

他生出來就被送人了,那家人在他20歲的時候就全沒了,之後為了生活,他又回到了花家,但是跟幾個兄弟姐妹都不親,也從不叫他們哥哥姐姐,一直都是冷着臉,好像全家都欠他。

「你這樣盼着我早死的親人,不要也罷!」花強突然大吼一聲:「滾!」

屍山血海里走出來的老兵,那氣勢不是一個村霸可以比擬的。

花山一聲沒吭,轉頭就走。

院子外看熱鬧的人驚奇地看了花昭幾眼,也走了。

花昭扶着爺爺回屋,抬眼就看見了站在牆角的花小玉。她並沒有走。

花小玉正瞪大眼睛看着屋裡的擺設,簡直要驚呆了。

花昭家的豬窩怎麼變得這麼乾淨了?

而且,那個人呢?

「小花姐,昨天來你家那個大哥哥呢?走了?」

花昭一愣,抬頭看她的表情,含羞帶怯中夾着失望。

嘖嘖嘖。

「你怎麼知道我家來人了?還大哥哥?你認識人家嗎就叫得那麼親,害不害臊?」花昭問道。

花小玉臉頓時紅了,急道:「他昨天進村打聽你家,正好我路過遇見,告訴了他!還是我帶他上咱家來得呢你忘了?」

哦,這個真沒想起來。

不過花昭卻一點沒有冤枉她的愧意:「以後別咱家咱家的,誰跟你咱家呢?這是我家!你家人在外面呢,剛走!你也趕緊走!」

花小玉紅着眼,卻沒有再說什麼,低頭往外走。

她不怎麼在意花昭的狠話,花昭每次心情不好不是打她就是放狠話,後來怎麼樣?還不是她一哄就忘了?傻子一個!

「等一下。」花昭突然又叫住她。

花小玉背對着她撇撇嘴,對,就是這樣,有時候不用哄她自己就忘了!豬一樣!

「怎麼了小花姐?」花小玉回頭,朝花昭一笑,甜甜問道。

「我剛才在外面說得話你都聽見了吧?對你也一樣有效!」花昭撿起地上的燒火棍:「以後你別踏進我家院子一步…站在柵欄外面喊話都不行!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說完她只用兩手的食指、拇指捏住棍子,然後輕輕一掰,嬰兒小臂粗的榆樹條就被她掰斷了。

對於她的大力氣,花小玉本就深有體會,看她現在似乎是認真的,雖然驚訝,卻不敢反駁,低頭快速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