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2章(2)

你了!」

這男人的負責她可要不起,一張結婚證,一個月幾十塊的生活費就想拴住她一輩子?讓她守活寡?她才不幹!

上輩子雖然30多了沒結婚,但是那是她不想,不是她不能!跟這男人結婚了,可是軍婚,一輩子基本就被拴死了,她不願意。

她又不認識他!哪能睡一宿就結婚?太草率了!

葉深愣了幾秒,終於確定這個「小花」說得是真心話。

這就奇怪了,難道爺孫倆設計這一場,就是為了…睡他一宿?

剛剛那場半途而廢的抓姦在床,他看出來了。他以為,她是想嫁給他。

「你快走吧!要不趕不上路過的汽車了!你不是還要去坐火車?」花昭開口攆人:「我也要穿衣服了,該下地幹活了。」

說完她就拉下被子,露出雄壯的肩膀…

葉深立刻低頭,轉身出了房間。

「呼!」花昭鬆口氣,也迅速穿好衣服。

一邊穿,一邊想流淚。

那褲衩子大的,是給相撲穿的嗎?

這到底是多少斤啊?

這多虧是活在70年代,衣服基本自己做,這要是幾十年後,大碼商店都不一定有她的號!

花昭在記憶的角落裡找到了原主的體重,200多斤。具體多多少不知道,村裡的稱就到200斤了!

她站到地上,內心掙扎了半天,抬起頭看着掛在牆上的鏡子。因為是傾斜着掛的,可以看到全身。

一抬眼,她就被那碩大的塊頭驚了一下,果然是個相撲….

然後,她真的被自己丑哭了。

都能當相撲了,還有什麼好期待?五官都被一張大臉擠得快變形了,而且皮膚是真差啊,又黑又糙,像個…..

她錯了,她不是個未成年的狐狸精,她是個黑熊精!

整個人唯一的亮點,就是眼睛大,哪怕被肉擠了,也能看出是個大眼睛,雙眼皮,又黑又亮。

外間傳來整理東西的聲音,葉深收拾好了行李。

他有任務在身,本來昨天晚上不該留下吃飯的,但是花強是爺爺的救命恩人,又那麼熱情,他出於感激,沒有硬推,結果……

「我先走了,短則一個月,長則三個月,任務結束我再回來找你。」葉深在門外說道:「我們結婚。」

最後幾個字,他也說得艱難。

花家沒有電燈,昨天晚上藉著燭火,雖然看不太清花昭的臉,但是那個體型是絕對錯不了的,還有那分量,那手感……

他從來沒有想過,跟自己相伴一生的妻子,會是這樣一個人。

但是,做錯了事就得負責。

「結婚?不用不用…」花昭一驚,趴在門裡連連拒絕。

但是透過門縫,她清晰地看到了葉深的臉。

後面的拒絕愣是沒說出來。

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男人?!

挺拔的身材,完美的比例,一身軍裝,已經足夠迷死人。而他的臉更是英俊到近乎完美。劍眉星目,一雙眼睛熠熠生輝。

再配上他高山雪嶺般的氣質,簡直要人命。

花昭有一瞬間的動搖,年輕人,輸得起,該草率的時候不妨草率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