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軒轅靖眉頭微蹙,他不是傻子,能夠看的出來殷雪晴這一番話,明顯是讓他去冷清院。
  甚至就是暗示,司夜雲此刻就在冷清院中。
  「本王讓你們看着王妃,你們將人看丟了?」涼薄的唇吐出的字更為冷冽,軒轅靖冰涼的眼眸掃在司若雪的身上,不帶一絲情感。
  「先前司小姐不是承諾會一直陪着王妃?怎麼轉眼間就食言了?」
  司若雪扯了扯無奈的笑,「姐姐要單獨走,若雪也沒辦法,」
  軒轅靖冷眸未變,薄唇輕啟,「甲一。」
  剎那,一道黑色的身影便出現在涼亭之中。
  軒轅靖吩咐道,「去將王妃找到。」
  「諾。」
  司若雪假意說道,「姐姐每月都有幾次離開,過不了兩個時辰就會出現,王爺還是不要去找了,免得,免得……」
  「免得什麼?」軒轅靖語氣很冷,身上散發著冰涼的氣息,讓涼亭幾人感覺後背一冷。
  司若雪臉頰一紅,「免得……王爺,這事,若雪不好說。」
  殷雪晴故作呵斥道,「若雪,你姐姐的事情輪不到你一個晚輩管!」
  母女一唱一和,支支吾吾的言語彷彿道盡了千萬。
  軒轅靖的眼神冷了下來,他以為司府最惡也不過做點小手腳。
  卻不曾想,他們竟然真的公然對王妃下手。
  想到下人談到的冷清院,軒轅靖也等不及甲一的回話,抬腳便衝著那邊走去。
  司若雪心中暗喜,只要靖王看見傻子狼狽模樣,定會休了她的!
  可面上她還得裝,咬了咬唇一副下定決心的樣子,三兩步攔在軒轅靖的面前,一副為軒轅靖考慮的模樣,「王爺還是不要去看了。」
  「滾開!」軒轅靖冷冷吐出幾個字,眼底對司若雪沒有絲毫憐惜。
  司若雪眼淚在眼眶中打着轉兒。
  明明以前靖王對她不是這樣的。
  為什麼突然間變了。
  難道就因為那個傻子?
  可那個傻子如今也清白盡毀,已經不配再做王妃了!
  很快,軒轅靖便找到了冷清院的位置,哪怕現在不能動用內力,但他的耳力依舊很好,還未進去,他便聽見那一聲一聲的喘息聲,軒轅靖此刻心中大怒,一腳踹開了冷清院的大tຊ門。
  破碎的門搖搖欲墜,轟的一下直接倒在地上,濺起一地的灰塵。
  司若雪母女倆此刻也跟了上來。
  聽見裏面的聲音,眼中狂喜。
  只要靖王進去,今日的事情就不可能掩蓋下來!
  「任何人不準進來。」軒轅靖冷聲吩咐着,這其中任何人,自然是指的司府幾個人。
  話落,四周便落下三四個暗衛,護着院子,防着人進去。
  軒轅靖心裏說不出什麼滋味,他跟司夜雲之間並沒有情感,但對方畢竟是自己的王妃,哪怕是司府人的陰謀,可出了這種事,他心裏還是極為難受。
  推開門,入目便是一地的男士衣服,軒轅靖的瞳孔微微一縮,腳步似乎灌進了鉛一般,十分沉重。
  每走一步,都在讓心裏難受再倍。
  等走近床前時,軒轅靖的眼睛便瞪圓了。
  床上只有一個男人,並沒有任何人。
  而那喘息聲,則是男人一個人發出來的。
  軒轅靖四周找人,可這空空蕩蕩的屋子裡什麼都沒有,司夜雲的身影分明不在這裡。
  「人呢?」軒轅靖拔出利劍,架在男人脖子間。
  可男人早已失去理智,感受不到利劍,獨自沉浸在幻境之中嗯嗯啊啊。
  軒轅靖臉一沉,收回劍,便疾步走出來。
  司若雪見他臉色不好,溫溫柔柔的勸道,「請王爺不要怪罪姐姐。」
  司志才也一副家門不幸的模樣嘆氣,「王爺,事已至此,微臣也不好辯解,若王爺不滿夜雲,那就將她留在府上,微臣會跟陛下解釋,重新賠靖王一位王妃。」
  軒轅靖涼涼抬眸看着司若雪,薄唇抿緊,幽深的眸底晦暗不明。
  那分明是怒到極致的眼神,司若雪高興的都快跳起來,這時,牆頭上忽然出現一張花花綠綠的臉,迷茫的問道,「王爺要怪我什麼?難道睡個覺也不能睡?」
  這聲音!
  司若雪心底的得意猛然一滯,她抬頭看向那方向,瞳孔里滿是震驚。
  這怎麼可能,星兒不是說親自將司夜雲送進房間里,為什麼這傻子卻在隔壁院子?
  而且房間中分明有聲音。
  為何司夜雲卻不在裏面?
  這其中到底出了什麼差錯?
  司若雪瘋狂的想知道為什麼,可她不敢問。
  軒轅靖看見司夜雲安然無恙,心裏鬆了口氣,招招手,「過來。」
  司夜雲聽話的翻牆過來,同手同腳的跨坐在牆頭上,一臉害怕的說道,「太高了,我不敢下去。」
  軒轅靖無奈,只好親自上去將她抱下來。
  司夜雲故意摟着軒轅靖的腰,衝著司若雪挑釁的揚眉。
  司若雪氣的臉色鐵青,恨不得上前手撕了司夜雲。
  賎人!賎人!
  誰讓你離靖王那麼近,還讓靖王抱你下來!
  下來後,司夜雲一臉單純的掏掏耳朵,「剛才是不是有人在說本王妃的壞話?」
  司志才這老東西打得主意可真好,死的靖王,讓原身去陪葬。
  活的靖王,讓司若雪去享福。
  一家子都把靖王當個物品一樣,想怎麼處置就怎麼處置。
  司若雪幾乎快咬碎了銀牙一般,忍着怒氣問道,「姐姐怎麼在那邊院子?」
  「不是你們送我來的嗎?」司夜雲咧嘴笑,忽然扭頭看着軒轅靖委屈巴巴說道,「剛才本王妃都不想喝茶,她非要灌我喝,喝完還讓人強制送我到這個院子,我也不敢動,怕他們打我,就在這裡等着。」
  軒轅靖的眼神冷下來,「司尚書,你不是保證王妃在尚書府絕對不會出事嗎?」
  司志才冷汗都要冒出來,怨憤的瞪了一眼司夜雲。
  這傻子難道不知道家醜不可外揚,居然就這麼將事情說出來!
  「回王爺,夜雲她的話不可信啊,她她是個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