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秦嘯又一次逼近,「她讓隨行護送和親的所有人都跟朕對着干,不準朕接近你,她還說你心悅顧景山,受不得如此恥辱,你遠在大夏怎麼可能會喜歡上西野的顧景山,她肯定是騙朕的,她自己不想和親,竟要犧牲你的一生來為她解困!」
聞言,南晚煙心頭一緊,美艷的臉上浮現一絲驚詫。
母妃算是被秦嘯侵犯,這麼大的事情,娘親竟然捂嘴不說?
不過,母妃突然間被人強迫,怎麼都受不了的,娘親應該也考慮了這些情況。
可要說是為了私慾,不想和親才瞞着,怎麼都說不過去。
宜妃氣得胸口劇烈起伏,「不可能!」
秦嘯咄咄逼人,「沒什麼不可能,她就是這樣的人!可惜當時朕已經拿到詔令,必須即刻回京繼位,不若天勝必定大亂,可朕仍舊在等你蘇醒,可你當時昏迷了一天一夜還沒醒。」
「朕無可奈何只能先走,等回去繼承皇位,朕便一直在找你的下落,卻沒想到一個月後傳來你與顧景山和親,與他共進退出生入死感情很好的消息。」
「陸挽挽明知你與朕有了肌膚之親,她還是將你送到了顧景山那蠢貨的身邊,若不是天勝與西野有互相和平之約,朕早就把你奪回來了!錦秋,是陸挽挽害了你,否則你怎會被困皇宮十幾年?」
他探聽她生下了孩子,與顧景山琴瑟和鳴,便不想再聽她的任何消息了,乾脆什麼都不管,一心籌謀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