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當然不是,你都被打成那樣了,娘怎敢再動這心思。」王庶娘一心要把女兒嫁入公候皇族之家,可也是打心底里疼愛女兒,五皇子那邊的心思是絕不敢再動了。

顧錚臉色緩和了些。

「不過五皇子這次前來還帶了個謀士,娘方才經過垂花門時遠遠的看到了,可真是一表人才。」

顧錚剛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庶娘,您什麼意思?」

「好女兒,你不是不要做妾嗎?娘已經讓人去打聽那謀士有沒有娶妻,要是沒有的話,就讓你父親給你做這個媒,娘跟你說,五皇子連來咱們府中還要把那謀士帶上,肯定很重視那人,要是五皇子一朝得勢,那人日後必定飛黃騰達。」

顧錚心累,她娘真的是少根筋,既然那男人被五皇子重視那怎麼可能不知道王庶娘跟原主做的那點蠢事,知道了這種事他還要娶她,他是有多想不開啊?還有,為何非得是五皇子身邊的人?

顧錚將原因一說,哪知道王庶娘眼睛朝她一瞪:「娘方才說的話你都沒聽呢?五皇子日後必有大出息,跟着他的人前途也不可限量。不管怎麼樣,都要試一試。錚兒,娘把你生的那麼漂亮,你怎麼對自己一點自信也沒有呢?」

顧錚:「……」這跟五皇子和那什麼謀士以後如何沒關係,跟她漂亮不漂亮更沒什麼關係吧。

回了小院後,顧錚將方才王庶娘跟她說的事甩到了一邊,根本就不會發生的事她不想花心思去多想。

讓春紅給她找了筆和紙後,顧錚一頭鑽入了自個閨房裡。

她當然不能幹等着嫁人,好歹研究一下出路什麼的,將養傷期間想到的N個辦法都一一寫在了紙上,不行的一個一個劃掉。

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肩膀感覺到有些酸疼,顧錚這才發覺自己竟然坐了一下午,而幾十個想法沒有一個能留下。

晚上。

王庶娘和春紅看着正在邊吃着東西邊想事的顧錚。

「錚兒啊,你沒事吧?」王庶娘覺得女兒自從受了那二十大板,性子是變了很多,也不是說不好,可她這心裏不知為何總有種說不出來的難受。

「我沒事。」顧錚在接觸到王庶娘和春紅那毫無雜質的關心時,心裏溫暖,雖然對目前沒有出路且王庶娘這隊友實在有點坑,但在這個陌生的世上有人關心着她,還是挺開心的,給王庶娘夾了塊肉放碗里:「庶娘,吃肉。」

王庶娘瞬間笑顏如花,愉快的吃起肉來。

已入了秋,天氣漸漸變冷。

顧錚在單衣外面又加了件深衣這才覺得保暖,這些日子她一直讓春紅給她找一些書看,她要多多了解這個時代,然而春紅每次找來的都是一些《內訓》《女戒》《女論語》這些,實在讓她頭疼。

正當顧錚想着自己是否要去見一下她二弟也就是嫡長子顧正欽,畢竟顧府也只有父親和她這個二弟弟有書房時,庶娘拿了一件粉色褶子裙過來。

「錚兒,快把裙子換了。」庶娘高興的走過來。

「庶娘,這是給我做的新裙子嗎?」顧錚拿過裙子一看,不禁有些好笑:「這料子這般薄,夏天穿穿還好,如今都快深秋,冷了點吧。」

「外面再披件披風不就好了,娘早已給你準備好,快去穿起來。」王庶娘推着女兒去屏風後,又讓春紅去柜子里挑件配這粉裙的披風來。

「我們這是要出去嗎?」顧錚在屏風後邊換邊問。

「等會你就知道了。」王庶娘一臉的神秘。

換上新裙子後,顧錚覺得有些奇怪,她的尺寸庶娘是清楚的,可這裙子未免也緊了些,將她的身段都勾勒了出來,雖說這身子才十六歲,可凹凸有致的沒顯半分累贅。

「大姑娘真漂亮。」春紅見顧錚出來時都看呆了。

王庶娘拿過銅鏡給女兒看,高興的道:「我的錚兒是個絕世大美人。」

所謂『長裙翩躚,驚鴻動人』就是如此吧,顧錚看着鏡中的自己,她長得本就漂亮,皮膚又白晰滑嫩,穿上這一身的粉,就像是春頭初展的嫩蕊,叫人驚艷。

「庶娘,這樣穿不合適吧?」顧錚有着原主的記憶,記憶中原主從不穿這種堪稱嬌艷的衣裳的,也不知庶娘今天為何要讓她穿成這樣。

「誰說不合適?只要能讓我錚兒漂亮的衣裳都合適。」王庶娘說著讓春紅把白色披風給顧錚披了上去,這顏色倒是搭配的好,粉紅裙子在白色披風中時隱時現,多了幾分的雅緻。

「外面天氣這麼好,咱們出去走走吧。」王庶娘笑着拉起女兒的手往外走。

「庶娘,你是不是有事瞞着我?」顧錚覺得親娘有些不太對勁,便沒被拉走。

「外院的菊花開了,娘想帶你去賞花。」王庶娘對女兒這漂亮的樣子是越看越滿意,笑得眼晴都眯成了一條縫。

「真的?」

「當然是真的。難道你連娘都不信了?」

前車之鑒,顧錚確實有些不太信這個便宜娘,如今她正想着法子如何讓自己過得更好,實在不想便宜娘再鬧出什麼事來。

「真的只是在家裡賞賞菊。」王庶娘換成了一張可憐臉:「先前你那模樣,我看着心裏頭難受,就做了這一身的新衣裳帶你去外院賞菊,好讓你心情好些。」

顧伯府有外院和內院,內院是女眷的地方,外院則是家主待客之地,內外院以垂花門為界。

是在伯府的話,顧錚放寬了心,想到她被打的事才不過幾個月,便宜娘也不至於糊塗到再犯,也就被拉着去了。

不過顧錚還是留了個心眼的,畢竟便宜娘前幾天還在說著要給她找婆家的話,只要外院有外男,以防萬一,她一定先跑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