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隔天,顧錚從閨房裡出來時就見庶娘和春紅在對着屏風上的掛着的幾件衣裳品頭論足。

「這衣裳真好看,瞧瞧這襖口的枝蓮紋繡的多精緻啊,咱們錚兒穿起來肯定跟花一般漂亮。」

「庶娘,這襖裙還是『羅綺閣』里最新的樣式呢。」

「哎喲,連咱們的春紅都知道時下最為走紅的是哪種樣式了。」

「府里的婢子們都在說羅綺閣的衣裳,奴婢自然就聽來了。」餘光見到顧錚從內屋出來,春紅高興的行了個常禮:「大姑娘起來了。入秋了,正院的主母給咱們送了今年新的秋衣來,這兩套是大姑娘的,可好看了,大姑娘要不要先試試?」

顧錚看到那新衣就覺得自己穿起來應該好看,原主對這個主母衛氏印象還是挺好的,這兩個月來,她的便宜爹一次也沒有來探望過她這個女兒,倒是主母時不時的差人來送過一些膏藥:「既然母親給我送了秋衣過來,春紅,和我一起去主院叩謝母親。」順便把原主記憶中的地方都走一遍。

「是。」

「有什麼好謝的,她身為主母要是苛待妾室,傳出去了丟臉的是她,這名聲她還是要的。」王庶娘拿過其中的裙子在女兒身上試着,邊試邊說:「你要是去了主院,那衛氏指不定怎麼欺負你呢。」

「母親要是存心想欺負我們,哪還會專門讓人把新的秋衣給送過來呢。庶娘,去感謝母親是我們的本份,再說叩謝也就是磕個頭說句感謝的話,挺簡單的事。」原主在王庶娘長久灌輸要嫁到王侯將相府里做妾這些話,內心向來是自卑的,因此平常總是低着頭怯怯的模樣,顧錚做不來,但形象文文弱弱聲音溫溫軟軟還是沒問題的。

王庶娘哽咽起來。

「庶娘,怎麼了?」好好的突然這般傷感做什麼。

「以往娘說什麼你就聽什麼,沒想到這二十大板下來,竟讓你這般顧忌起了那衛氏。」王庶娘邊擦去眼角的濕潤邊道。

顧錚:「……」她們都靠着主母衛氏吃飯,就算不敬着也得端着吧,再說,就算是尋常人送了東西過來,也得回個禮啊。顧家主母是個有手段的人,這手段說白了就是面面俱到,凡是是她該操心的就做全了,讓顧家上下甚至於外人都覺得這位主母的識大體,善待妾室庶女。

再看她這個便宜娘,顧錚覺得憑着當年庶娘生下她的聰明手段,怎麼現在這股聰明勁都沒了,不都說越老越辣嗎?看這王庶娘,在被家主漠視的情況之下,竟然還藐視一手包辦了她們生活質量好壞的主母,實在是糊塗。

顧錚走在去主院的路上一直想着這個問題,綜合原主的記憶,她得出一個結論來:養。就像王庶娘把她養歪了一樣,主母衛氏也在養歪王庶娘,所以不管王庶娘做了什麼,她都笑呵呵的隨她去,使得王庶娘越來越無法無天,不但不把她主母放在眼裡,連家主也不放眼中,才做出了對五皇子下蒙汗藥的事來。

說白了,衛氏從小的貴女教育只要妾侍安份守已,都會大度的容忍,可要是妾侍自個作死,做為正妻不樂意才怪。

「大姑娘,您怎麼了?臉色有些不太好。」走在旁邊的春紅見到大姑娘臉色倏然一變。

「你說咱們現在補救還來不來得及?」顧錚嘆了口氣。

「補救?救啥?」春紅沒聽懂。

也難怪春紅沒聽懂,顧錚沒過來時,原主可不是會說這種話的人,別說說這種話,就連主見也是沒有的。

「沒什麼。」給五皇子下蒙汗藥的事,五皇子要是稟明了官家那就是大事了,但要是只打二十大板揭過了,那就是小事,如今兩個多月過去了她依然沒事,應該是大事化小了。

顧錚又嘆口氣,尋思着接下來該怎麼做。

「大姑娘,庶娘說的對,那二十大板把您打怕了,瞧您一路上都是憂心忡忡的樣子,還一直嘆着氣,以前可不是這樣子的。」

顧錚:「……」她被打了二十大板,養傷近三個月,怕難道不正常嗎?她不僅怕,而且怕的要死:「難道以前的我被人打了,還會衝上前理論不成?」

「這怎麼可能嘛,您可是伯爵府的大姑娘。」

「那我以前會怎麼做?」

春紅想了想:「以前不用大姑娘做什麼,王庶娘會替大姑娘解決……」聲音沒了。

「這次解決了嗎?」

春紅趕緊搖搖頭。

「以前不管什麼事,庶娘都會頂在我面前,但庶娘也有幫不上忙的時候,這個時候,如果我還是像以前一樣躲在庶娘的身後不吭聲,任庶娘這般糊塗的做事,結果會怎麼樣?」

「會越來越壞。」春紅嚅嚅的道。

顧錚覺得春紅還沒被庶娘洗腦的太厲害,真是老懷寬慰。

「這不是大姐姐嗎?」愉悅清脆的聲音從花圃的碎石路上傳來,一個年約十三四歲的小姑娘穿着水青杉裙噠噠的朝她跑來。

正是原主的四妹妹顧謠,也就是主母衛氏的二女兒,今年十三歲,是個活潑好動的小姑娘,與顧錚的關係談不上好,不過顧錚母女與整個府里的人關係都不怎麼好。

一旁的春紅趕緊隨了個常禮。

「大姐姐,你的傷好了嗎?」顧謠彎着頭笑眯眯的看着顧錚,一派天真可愛,就是這笑有些耐人尋味。

顧錚不喜歡這小丫頭看她的眼神,天真的外表下絕不會有什麼好心,便笑笑回應:「多謝四妹妹關心,我的傷不礙事了。」

「那就好。大姐姐是要去主院見我母親嗎?」

「母親差人送了入秋的新衣裳過來,我去拜謝。」

「你就別去了,母親和父親都在堂屋和客人說話,不在主院。」

「客人,什麼客人?」

顧謠眼珠子一轉:「大姐姐先前被何人所打?」

顧錚只覺得菊花一緊,臀部陡僵,失聲道:「五皇子來了?」

『噗』顧謠看到顧錚這緊張的模樣捧着肚子毫無形象的大笑起來,銀鈴般悅耳的聲音聽着讓人舒服極了,但在顧錚耳里非常刺耳。

「大姐姐,我逗你玩呢。」

顧錚:「……」她不喜歡這個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