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庶女謀:夫君才是金大腿大結局 第2章_迪娥小說
◈ 第1章

第2章

身體內的骨頭就好像全斷了似的,動一下那都是撕心裂肺。

顧錚意識還有些模糊,只是覺得渴了,身體的本能讓她睜開眼睛叫人,儘管那聲音微弱的連她自己都覺得只是嘴皮在動而已。

「大姑娘醒了?」一個梳着雙平髻的少女映入了顧錚的視線內,少女激動的看着她,擦去雙眼噙着的淚花高興的說:「奴婢馬上就去告訴庶娘。」說著蹬蹬蹬的跑開了。

顧錚的眼底印入了綉着金雞玉兔的木床頂,榫卯結構的,旁邊的紗帳上還綉着雙面花卉圖,樣子栩栩如生,粗粗一看還以為是真的。她獃獃的望着這張富貴美麗的繡像,直到方才跑出去的丫頭又蹬蹬的跑回來,激動的喊着:「大姑娘,庶娘來了。」

看到顧錚的嘴巴在動着,丫頭忙把耳朵湊到了她的嘴邊。

「錚兒真醒了?老天保佑,昏睡了十來天終於醒了。」一名穿着不起眼素裙的婦人小跑了進來,婦人長得好看,風姿綽約,柔美無比,就是眉梢根微微上翹,稍有些破壞了那份柔美。

「庶娘,大姑娘又昏過去了。」少女,也就是顧錚的貼身婢女春紅聽到她家大姑娘說了三個字就沒音了,低頭一看,大姑娘竟然又昏了過去。

王庶娘趕緊走過來看女兒,看到女兒蒼白的臉時,心疼的落淚:「不是說今天就會醒了嗎?怎麼又昏過去了?那大夫不會是在騙我們吧?」

「大姑娘早上才塗了藥膏,大夫說只要沒發燒就不會有事。」

王庶娘用絹帕拭去眼角的淚珠,探了探女兒的額頭,溫度正常這才鬆了口氣,問春紅:「方才錚兒跟你說了什麼?」

「大姑娘說了三個字,媽賣批,庶娘,這是什麼意思?」春紅不解。

王庶娘愣了下:「什麼亂七八糟的,她是不是被打糊塗了?」

「庶娘,大姑娘肯定是被打的地方疼了。」春紅指了指臀部。

想到女兒臀部被狠狠打了二十下,抬出來時血肉模糊的樣子,王庶娘拿起絹帕又開始拭淚。

「大姑娘可醒了?」一名老媽子掀簾走了進來,身後還跟着一婢子,手中端着的盤子上放着一些藥膏,老媽子明顯是看不起王庶娘的,儘管語態恭敬,但眼底輕視,聲音冰冷:「這是主母特意從娘家要來給大姑娘擦傷用的,主母還說了,讓王庶娘日後不要總是攛掇大姑娘做些糊塗事,傳出去了惹人笑話。」

王庶娘假裝用帕子擦擦臉時撇了撇嘴,對上老媽子犀利的目光後又趕緊討好的笑道:「主母的話妾身記下了。」

「王庶娘要真記下了才好。主母還說了,若再有下次,您就和大姑娘收拾收拾回剡江老宅吧。」老媽子連看都不願再看王庶娘一眼,交待完主子說的話轉身離去。

「庶娘,主母要把我們趕回剡江老宅。」春紅年紀小,被嚇住了。

「也就嚇唬嚇唬咱們而已,她那種世家大族出身的閨女,最不屑與我這種賤妾一般見識。」王庶娘是一點也沒往心裏去,一開始衛氏進門的時候,她還真被嚇住過幾次,後來都是不了了之,她也就不當回事了。

「可,可奴婢總覺得主母這次是真生氣了。」春紅覺得主母這回是說真的,以前不管庶娘和大姑娘做的多麼過分,主母都是睜隻眼閉隻眼,能包容就包容,這回都被氣病了:「畢竟大姑娘這次做的確實不太好。」

「有什麼不好?」王庶娘冷哼一聲:「她女兒不過就是小時候救了五皇子一命,所以才好命的被指給了五皇子為妃,我讓三姑娘嫁過去時讓錚兒也一起過去做個媵妾,連這她也不同意。呵,五皇子日後必然是要納妾的,納別人還不如納了咱們錚兒,好歹錚兒和三姑娘是從小到大的親姐妹啊,還會害了她女兒不成。」

「可,可主母說,她已經給大姑娘物色好了人選,對方十六歲就考了秀才,是個極有出息的人,大姑娘過去之後就是正妻。」

「十六考了秀才,今個都十九了,還什麼也不是,家裡又窮,錚兒嫁過去只能受苦。再說,正妻有什麼好,每天要侍奉長輩左右,還要操持家務,哪有做貴妾來得快活。」

春紅想了想,點點頭,庶娘說的好像也有道理。

正好清醒過來的顧錚聽到這個便宜娘這麼一句不爭氣的話,被氣的又昏了過去。

顧錚真正清醒過來是在後半夜,稍微一動,臀部上的傷就火辣辣的痛,再次提醒她曾經經歷過的事。

顧錚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上一世的顧錚在公司里是個每天努力往上爬的小助理,趁着周末有空約了幾個閨蜜去打網球,沒想網球直接打在她臉上,醒來後就在這具身子里。

她的身子被人強行按在地上用棒子打,啪,啪,啪,那帶感的節奏沒響幾下,她就痛的暈了過去。

醒來聽到一個哭得聲嘶力竭肝腸寸斷的聲音在旁邊上痛哭:「家主,您就饒了錚兒吧,她好歹是您的女兒哇,再打下去非把她打死了不可。」

顧錚不是一個能忍痛的人,更何況是這種打法,此刻臉上早已分不清哪些是眼淚哪些是鼻涕,她一邊痛的發不出一點聲,腦袋還在被強行灌入的記憶撕開,身子的主人叫顧余,小名錚兒,小名倒是跟她的真名一樣,是伯爵府的庶女。

這是一個名叫越國的朝代,一個讓所有女人痛恨的封建王朝。

「打死也好,我生不出如此不知廉恥的女兒。」說話的男人太過憤怒聲音都氣的在發顫:「竟然做出如此寡廉鮮恥的事來,五,五殿下可是她未來的妹夫。」

所謂寡廉鮮恥的故事很狗血,她,也就是原身會被打,就是原身的庶娘攛掇着她去給五皇子,她未來的三妹夫投懷送抱,待生米煮成熟飯了後日後也能做個媵妾。

當然沒有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