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雖說伯爵這樣的爵位在越都有很多個,但顧伯府自上開始三代累積到現在,其家底那是不用說,從外院的建築就可見一斑,雖說顧錚對外面還不怎麼了解,但再怎麼想也知道不是每一家都會在外院中挖一個這麼大的湖的,更別說湖上還造有小樓房了。

顧錚沿着湖邊走邊看,驚嘆於顧府這如蘇州園林一樣壯觀的外院,注意力還是不敢鬆懈的,始終留意着周圍的動靜,看來確實是她多想了,外院別說外男,就連家丁也很少見到,便宜娘應該是真心想帶她出來散散心的。

穿着漂亮的衣裳,風景又美,加上天氣不錯,顧錚心情很是愜意,就是湖邊風吹來有點冷,裹緊了披風說:「娘,天冷,咱們回去吧,菊花下次可以來賞的。」

「快到了,快到了。」王庶娘高興的拉着顧錚朝前頭走去。

「庶娘。」跟在身後春紅指了指離湖不遠的那條碎石小道:「菊花不是種在那邊的嗎?」

「前面也有。」王庶娘拉着顧錚走的更快了。

顧錚察覺出了不對勁,就聽得便宜娘說道:「錚兒啊,這麼熱的天氣,快把披風解下吧。」

「我不熱,挺冷的。」

「娘讓你解下就解下。」王庶娘不由分說就來解顧錚的披風,邊解邊說:「錚兒啊,娘這麼做是為了你好。」

顧錚心裏頭划過一絲不好的預感,就見這個便宜娘在扯下了她的披風后朝她一推,要知道她身後可是那個大湖啊。

「庶娘——啊」有話好好說,你別激動啊,顧錚接下來的話沒有說完就被便宜娘推進了湖裡,入湖那一刻她聽到便宜娘大聲喊:「救命啊,救命啊,我女兒掉下湖裡去了。」

真的是媽賣批啊,她就不該出來。

顧錚是在水鄉長大的,會游泳,而且還相當的好,可這麼被推下水一時沒準備被嗆了好幾口,掙扎的模樣還真像是溺水的。

遠處亭中原本坐着的男子跑了過來,王庶娘跪在男子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求他救救顧錚。

顧錚這會適應了水溫想找個地方爬上來,可一想原主不會游泳啊,所以只能假裝掙扎着在水中沉浮找個機會再上來,看到那跑來的男子時真想就這麼溺死算了,她已經知道便宜娘打的什麼主意。

如今怎麼辦?

顧錚在心裏默念了幾句『娘是親生的,娘是親生的』也沒把心中的怒火壓下去,等等,為什麼她掙扎了這麼久,那男子也沒下水來救她?雖然她也不希望他來救,可這般看着,有沒有人性啊?

顧錚這才去打量那個被她母親看上的男子,面龐看不清楚,感覺很年輕,此刻,他也正在打量着她。

正常嗎?就算不想救她也沒道理是這樣平靜的看着她淹死吧?什麼心態呀?

於是乎,顧錚又在水中掙扎一些時光後聽到那男的對庶娘說:「這位夫人,好像您女兒淹不死。」

王庶娘:「……」

顧錚:「……」

王庶娘愣愣地看向正在湖中沉浮着的女兒,似乎確實是沉不下去的樣子,見男子要離開了,王庶娘心中急了,哭得撕心裂肺:「公子,你不能見死不救啊,求求你救救我女兒吧。」

男子沒有理王庶娘,轉身就走,餘光見到湖中女子突然沉下了湖,不禁擰了擰眉。

顧錚總覺得那男子也看出了庶娘的意圖,明顯他也不樂意救她,這是最好的,但心裏就是矛盾的不痛快。

不行,水裡實在冷,顧錚正想着就這樣游回去吧,大腿突然抽筋了,對於學過游泳應急的她來說,趕緊吸飽了氣鑽入水底去按摩抽筋部位,另一隻手則去拉住腳趾向後扳去。

顧錚整個人一點點開始往下沉。

岸上一開始就被嚇傻的春紅看到大姑娘突然間消失在湖面上,爬到湖邊大哭起來。王庶娘也傻了。

男子見狀,不再猶豫,跳下湖救人。

抽筋有所緩解的顧錚正欲游上來,就看到有人跳進了湖裡,一個約十八九歲的少年朝他游來,水光中面龐毓秀清朗,就是嘴邊那絲譏諷讓人看着不太順眼。

他拉住了她的手往上拖,浮出水面時,將她交給了王庶娘和春紅拉上去,自己也跳了上來。

也就這麼會功夫,顧鴻永來了,主母衛氏,顧盈,顧謠,二弟顧正欽也來了,還有讓顧錚臀部一緊的五皇子趙元轍也在。

「長淮(表字),你沒事吧?」趙元轍看到沈暥旁邊站着濕淋淋的顧錚,眼中頓時生了怒氣,怎麼又是這個女人。

「沒事,多謝五皇子關心。」沈暥淡淡道,接過下人遞過來的披風披上。

顧家人的臉色很不好,他們都不想讓庶女出現在五皇子面前,沒想不僅見到了,庶女還落水並且被五皇子最為看重的謀士沈暥救了上來。

好端端的怎麼會落水?

怎麼剛好就被謀士救了上來?

顧錚披好了春紅給她的披風只想趁着眾人發懵的時候趕緊拉着王庶娘離開,王庶娘卻跪到了顧鴻永面前哭喊:「家主,您可得為錚兒做主啊。」

做什麼主?顧錚腦袋疼,身子也冷,顧不得什麼就要拉起王庶娘離開:「庶娘,咱們先回後院吧。」

「錚兒啊,你的清白不要了?」王庶娘反手使勁一拉,顧錚一個踉蹌倒被她拉跪在了顧鴻永面前。

什麼清白?她的清白還在好嗎?顧錚已經被這狗血的劇情氣得要吐血。更氣人的是,她力氣竟然還不如王庶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