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眾人卻神色大變,不可思議的看向吉輝穎。
剛剛吉輝穎喊宜妃,母妃?!
吉輝穎居然想起來了?什麼時候的事情,要不是宜妃危在旦夕,他如此偽裝怕是等議和結束都不會暴露了!
南晚煙接住宜妃,絕美的臉上神色緊繃,顧不上吉輝穎的那句「母妃」了,她急忙將宜妃往後拽去,「母妃,快走。」
她們往回走,一群人則飛快衝過來,正面迎上了刺客,刺客見勢不妙慌忙要逃離,被吉輝穎一刀貫穿兩個。
秦隱淵的扇子甩出去,扇面迅速展開尖銳的刀展出,一連抹掉了兩人的脖子。
整個後院慘叫聲接連不斷,血色翻滾流了滿地,不一會便徹底消停下來。
這一次,陸繹瀾還沒來得及發難,秦嘯就震怒道,「隱淵,現在馬上全面徹查,朕不想再看到有任何刺客入侵,襲擊朕上賓,若是再放刺客進來,朕嚴懲不貸!」
「是,臣弟這就去安排。」秦隱淵俊美臉上的神色與平常毫無差異,離開前卻看了吉輝穎與南晚煙一眼,眸底掠過一絲冷厲與嘲弄的笑意。
他的直覺沒有錯,吉輝穎果然恢復了記憶,所幸勸阻了皇兄,沒有將兵權交給他,否則眼下是個什麼樣的情形怕是不得而知了。
不過吉輝穎若恢復了記憶,公主……應該很開心吧?
他忍不住攥緊了手指,轉身離開。
辛幽急匆匆跟上,一群人收拾殘局。
辛幽忍不住擔心秦隱淵,剛剛的情況他也看見了,雖然不知吉輝穎為何喊一個老婦人母妃,但肯定事有蹊蹺,畢竟那老婦人是能讓鳴凰公主緊張的人。
他大膽猜測,吉輝穎怕是恢復了記憶!沒恢復記憶吉輝穎就夠難纏了,處處與主子對着干,這若是恢復了記憶,那必定想起了大夏的前塵往事,知道是主子害他如此,害他為救南晚煙跳崖重傷失憶!
而非是主子拼死拼活從大夏救回來的,主子甚至說的上是偷梁換柱,白白讓吉輝穎吃了苦頭,還拿長輩的身份總壓他一頭。
不僅僅如此,主子還誆騙吉輝穎把南晚煙找到,想搶南晚煙當媳婦,主子對吉輝穎儘是欺騙利用,奪妻之恨,吉輝穎要是恢復了記憶,肯定會想殺了主子的!
辛幽越想越心慌,着急道:「主子,吉輝穎留不得,您對他全無救命恩情,他又睚眥必報,找到時機肯定會對您出手的,您現在身體虛弱不能動武,不是他的對手,不如我們先下手為強,免得被他暗算!」
秦隱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