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看着自己面前沖好的感冒藥,寧塵陷入沉思。
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一天的時間許舒顏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改變,變得和之前一般無二了?
許舒顏也不多說什麼,放下感冒藥就回了房間。
薑糖依舊留着一條門縫偷開,笑眯眯的,用誇張的語氣說道:「舒顏,大力哥喝了,哇,你們的感情好好哦,大力哥竟然喝你給他沖的感冒藥哎,大力哥還砸了一下嘴巴,你說他是不是在回味啊,舒顏,快快快,趁熱打鐵的時候到了,你再去給大力哥沖一杯
許舒顏:「……」
對這個閨蜜她很無語,趁熱打鐵是這樣用的嗎?
不過聽到薑糖的話,許舒顏臉上也露出笑容,這是一個好的開始,她默默的握緊了小粉拳,在心底給自己打氣。
加油,許舒顏!
寧塵靠在沙發上回了一會兒神,其實感冒藥這種東西,他真的不需要,儘管身體殘敗出了一點問題,可剛才真的只是巧合而已,他一個元嬰老怪會感冒?
這不是鬧嗎?
不過看見許舒顏的轉變,算了,配合表演一下吧!
而此時,寧塵突然想到剛才溫岳打過來的電話,對方是從嶺南來的,既然能被溫岳當做老朋友,並且還能求到溫岳的頭上,想必來頭不會小,想到這裡,寧塵翻開溫岳的電話撥了過去。
「過來接我,我在玫瑰園丟下這句話寧塵就掛斷電話。
來接寧塵的依舊是溫青嵐,還是那輛熟悉的跑車,溫青嵐依舊是一身得體的旗袍,溫婉而又大方,見寧塵走出來後,溫青嵐連忙笑着說道;「寧先生請,爺爺已經在桃源居設宴招待您
這對爺孫倆多少掌握了一些寧塵的喜好。
約寧塵談事情可以,但必須提前為寧塵準備好美食。
畢竟有一次寧塵之所以答應去溫家做客,就是因為溫家準備了好吃的。
寧塵並沒有說什麼,不過心中多少也有點無語,他中午剛從桃源居回來的,然後就睡了一覺,這又要過去了。
……
桃源居,車輛在門口停穩,兩人下車之後溫青嵐將鑰匙遞給停車的門童,溫岳在青州雖然是老字輩的人物,但在寧塵面前他不敢託大,自然不會坐在包廂里等待,而是親自出現在桃源居的大門口迎接。
寧塵下車之後,溫岳連忙迎上來,他身後還跟着一名穿着昂貴西裝的中年男子以及一名二十幾歲的漂亮女性。
那漂亮女性看到寧塵的第一眼便不由露出詫異的表情。
「寧先生溫岳笑呵呵的道:「我來為你引薦,這位是來自嶺南穆家的家主穆得水,這位是他的女兒穆冰竹
穆冰竹驚呼出聲:「是你
她對寧塵可謂是印象深刻,本來這次來青州穆冰竹就打算見過溫老舉薦的神醫之後再去拜訪寧塵,畢竟她還欠着寧塵兩株靈藥,她卻怎麼都沒有想到,溫老為她們舉薦的神醫竟然會是寧塵。
在她來看,溫老舉薦的神醫再年輕也是半百的年紀才對吧?
穆得水同樣是一陣詫異,他知道溫老不可能拿自己尋開心,所以詫異的表情一縱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