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助我一臂之力?你是我哥的親信,你怎麼可能會助我一臂之力?你知道我想做什麼嗎?」
楊天倪看着白無言,滿臉的不可置信。
要說在楊族,楊傲跟誰關係最好,當屬白無言。
甚至有人傳言,楊傲之所以要殺楊蕭,就是白無言慫恿的。
「誰說老朽不會幫小姐的?老朽自然也知道小姐要去做什麼!」
白無言捋了捋鬍鬚,笑呵呵的說道。
「是嗎?那你倒是說說看,本小姐現在要去做什麼?」
楊天倪詢問白無言。
「小姐這是要去找楊蕭,這個恐怕楊族但凡有點腦子的人都知道吧!」
白無言笑呵呵的回道。
何況白無言還是楊族現在唯一的推演大師,跟醉無痕還是同門師兄弟。
至於推演能力,兩人也是旗鼓相當,半斤八兩。
「你是推演師,你要知道本小姐去做什麼很簡單,但你是我哥的親信,殺害楊蕭的罪魁禍首,本小姐不屑與你為伍!」
言罷。
楊天倪繞開白無言,大步離開。
「小姐,沒有老朽的幫助你是找不到楊蕭的!」
楊天倪還沒走幾步,白無言立馬喊道。
楊天倪沒有停留,依舊向前走。
可向前走了幾十步後,楊天倪最終還是停了下來。
她知道白無言沒有開玩笑,放眼三清系,能找到楊蕭之人絕對沒有幾個,白無言便是其中一個。
「小姐,我沒有惡意,單純的想要幫你。」
見楊天倪止步,白無言走了過去,很認真的對着楊天倪說道。
「你是我哥的親信,就是你慫恿我哥殺楊蕭的,我憑什麼信你?」
楊天倪直視白無言的眼睛,質問道。
白無言捋了捋鬍鬚,說道,「小姐,可是你親眼所見親耳所聽?」
「世人說是我慫恿族長殺楊蕭的,就真的是這樣嗎?」
說到這,白無言捋着鬍鬚來回走了幾步,繼續說道,「所謂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小姐並沒有親眼所見,憑什麼說是我慫恿族長的?」
「老朽是不喜歡楊蕭,但不代表老朽會害他。」
「老朽之所以不喜歡楊蕭,是因為楊蕭跟我的敵人醉無痕走在一起,老朽跟楊蕭本就無冤無仇,為什麼要害他呢?」
楊天倪沉思片刻,「白先生,那你這麼說,我哥殺楊蕭跟你沒有任何關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