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他不會就是……
南晚煙大為震驚,又很快排除,畢竟她親爹是大夏國師,即便大夏所有人都緘口不談他的情況,可人最多就是死了,怎麼可能去天勝當了駙馬。
大夏與天勝一直在窩裡斗,她爹要是娶了天勝的長公主,等同於叛國,總感覺她素未謀面的親爹做不出這種壞的事情來。
只是這樣的話,她真正的親爹究竟在哪呢,一直不露面,三國拼的你死我活的鬥爭都快變成家庭劇了,他還是不願出面么?
孟行璐扶着宜妃,眸里滿是心疼,秦嘯也忍不住走上前來,「錦秋,過去的事情錯綜複雜論不出對錯,朕也沒想要害你,只是一切陰差陽錯,朕願意補償。」
他們的孩子都這麼大了,孫子孫女也有了,實在沒必要自己窩裡斗。
宜妃卻狠狠冷笑,眼淚滾落下來,一雙素來充滿陽光明媚的眼睛裏蓄滿了恨意。
「補償?你能怎麼補償,有什麼資格補償,我們幾個人的一生都毀在你的手裡了!」
「而且我很慶幸,墨寒的身上沒有你的戾氣,殘忍的手段,他隨了我的性子,不然真是要天下大亂!」
「你欠我的,欠墨寒的,現在就是該還的時候,我們來此不是為了跟你掰扯陳年舊事,而是為了議和,為了天下太平的,你該拿出你的誠意來了!」
陸繹瀾深邃的眸子懶懶的看着秦嘯,「皇上,大夏議和的條件不變,天勝的皇子依舊要做人質。」
南晚煙也望向秦嘯,「墨寒已經恢復了記憶,你再留下他也沒有什麼作用,讓他以質子的身份離開,總好過二十多年前的醜聞全部曝光好吧?」
她算是明白為什麼姨母不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