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狼北辰 狼北辰第9章 血染葉家在線免費閱讀_迪娥小說
◈ 狼北辰第8章 葉家舊事在線免費閱讀

狼北辰第9章 血染葉家在線免費閱讀

窗外,一株有些年份的山茶花,正盛開着,白色的花瓣在寒風中搖曳,如雪似霜,花瓣邊緣微微捲曲,有一種含蓄的美。濃郁的花香在空氣中瀰漫,使屋內也有一股濃香,葉父看着那株盛開的山茶花,思緒萬千。這株山茶花見證了歲月的變遷,經歷了風霜雨雪的洗禮,卻依然傲立於院中,綻放着生命的光彩。他緩緩轉過身面色凝重臉色有些許蒼白,沉聲說道:「當年為父年紀還尚幼,祖父告訴父親葉家祖先曾去過一個很神秘並且危險的地方,那裡的人們擁有一種可怕的力量。可以讓人變得更加強大,卻也會讓人陷入永恆的黑暗。這種力量可以掌控天地之間的一切,同時亦會讓他們陷入了難測和未知的境地。一同前往的一行人中有個叫葉傲天的便是後來家族的繼承人,也是這個家族中最為神秘和危險的人物。」

北辰一聽神秘力量頓時豎起了耳朵,兩眼放光,如果真如葉父所言可以掌控天地之間的一切那麼是否也能助他恢復人身?他心中暗自揣測,心情隨之激動,接着往下聽。

一聲低低的嘆息後葉父繼續娓娓道來:「他開始探索這個地方,尋找着那些可以讓他變得更加強大的東西,在一次進行神秘的儀式中,他被注入了一種藥水,這種藥水可以讓他擁有超凡的能力和強大的力量,但是也讓他的身體變得異常,有時無法掌控自己,心性也隨之變得殘暴。一次家族內部的爭鬥中,他殺死了自己的親兄弟,後來他還血洗了結義兄弟的整個家族並把他們的財富據為己有。」

「隨着能力的增大他卻被慾望所控制,他沉迷於權力和財富之中,無法自拔,而這種力量的反噬也讓他衰老的更快,壽命也變得更加短暫。因此他又返回了神秘之地尋找傳說中的永生。」葉父低下了頭,似乎在思考什麼,接着他再次開口:「他以為永生可以讓他擁有更多的力量和財富以及不朽的身軀,但他沒有想到,這種力量並非他所想像的那樣美好,更不是他所能控制的。」葉父的聲音漸漸變得更加低沉,彷彿在講述一個無法挽回的悲劇,空氣中充滿了悲痛,讓人感到一種難以名狀的沉重。

見父親沒有繼續往下說葉寧小心的問道:「父親,這世上真的有永生之法嗎?」

葉父搖了搖頭深吸一口氣:「這世間哪有什麼永生之法,所謂的永生不過是以生命做代價的一種巫術。」

「後來呢?」

「他返回神秘之地後,為了獲得永生之法以及更加強大的力量他殺害了這裡的人們,逼迫他們,最終他找到了永生之法。然而這個永生之法不過是一種能吞噬人的巫術,它吞噬着人的身體漸漸地完全的失去了人形變成了一種詭異而恐怖的怪物。在他僅剩的一點人性下他開始恐懼自己不敢面對自己的妻子和愛子。」

葉寧聽到這裡,心猛地揪緊。他咬着嘴唇,眼裡滿是震驚。父親見他這般模樣,微微一笑,又繼續道:「當他把自己深愛的妻子嚇死時,他才意識到自己犯下了無法挽回的錯誤。他開始懷疑自己的選擇,但為時已晚。他為兒子留下了一部分財寶後,便把其他的寶物以及神秘力量的毒藥和巫術秘籍都藏在了一個很隱秘的山洞裏,然後抱着妻子的屍首離開再未出現,而山洞的線索就隱藏在畫卷中。」

「這麼說誰若得到這幅畫卷就有可能得到當年先祖所藏的一切?」葉澤緊皺雙眉難怪父親說寧願抄家也不能將畫卷交出。

葉父點了點頭:「你們隨我來」隨即轉身向內室走去。北辰想要知道的更多,於是也跟着進了內室。

父子三人走進內室,關上了門。北辰緊跟在他們後面,心中充滿了疑惑。葉父走到一個巨大的書架前,拿起一個看似普通的畫卷,將畫軸的一頭取下後從中取出了一把古老的鑰匙「這是先祖的密室鑰匙。」葉父解釋道:「先祖在這座院子里藏匿了大量珍寶,包括書畫、珍奇等等。當年,先祖為了防止這些珍寶落入敵人之手,打造了這座密室,只有擁有這幅畫卷的人才能夠打開它。」

葉寧接過父親遞給他的鑰匙拿在手裡觀看,古老的就像它承載着的那段歷史和秘密般久遠。他看着手中的鑰匙,心中充滿了好奇與期待。

此時葉父走到床的後方蹲下身體轉動一側的床腳,後方的牆壁便緩緩的打開露出一道厚重的石板門,在石門的一側插入鑰匙石門便打開了,一條石板台階向下延伸,密室的機關設在床腳任誰也想不到。

他們走下了石板台階,來到了一個巨大的地下室。這裡有許多的箱子和柜子,裏面裝滿了各種各樣的珍寶、書畫、珍奇的器物、還有一些神秘的物品,讓人不禁想起了那段歷史的傳說。「這些都是先祖留下的寶藏中的一小部分。」葉父說道:「就這一小部分也足夠葉家幾代人過上富裕的生活。」

兩兄弟以及北辰都看得目瞪口呆,北辰心想這葉家不計外面的生意就單這裡的財寶便已無人能及,包括他皓軒國的國庫也不能與之相比。

葉父打開其中一個箱子,從裡頭取出一幅古畫,打開畫卷裏面畫的是一座小島他解釋道:「這也是一張藏寶圖,指向的地方是一座無人知曉的寶藏,是你們的祖父在海里救起的一個海盜臨死前給他的,至於這個小島在何處為父也不知,所以從未去尋過。」

生在王宮的北辰財寶見過無數,這琳琅滿目的寶物卻也把他看的目瞪口呆無比震撼,心想就這都幾代花不完還去尋那不知何處的寶藏作甚,除非養兵造反,看這葉家家大業大逍遙自在也不屑冒天下之大不韙。

走到最裡邊在未點亮的那盞燈的石壁前葉父伸手旋轉了壁上燈座,嘩啦一聲石壁開了一道小門,葉父拿上一支燭火走了進去並點亮了裏面的燭火。牆上赫然掛着一幅發黃年代很是久遠的淡墨山水畫,畫中的山巒起伏,山峰之間,滿山蓊鬱蔭翳的樹木,綠意盎然,山腳下水波蕩漾。乍一看就是一幅普通的畫作而已。

「這便是先祖留下的那幅,寶藏的線索就在其中。」葉父仔細端詳着眼前的畫作卻看不出眉目。

「父親,當今世上可曾有別人見過這幅畫?」葉澤心裏有了個想法。

「不曾,連你們的母親都不曾見過。」對於這幅畫葉赫銘也才見了兩次,上一次還是在他少年時父親帶他進來的:「這個密室為父也才進來兩次,一次年少時一次此刻。」

「既然無人見過那我們何不用適才那幅寶藏圖替代了這幅?反正都是寶藏。」葉澤覺得這樣應該可行,為了天下百姓即使被發現欺君因此掉了腦袋也無悔。

「此事容後再議,無論如何這幅畫卷都不能落入他人之手,如若不然後果不堪設想。」葉父心中已有了打算。

北辰對於寶藏並無興趣,稍有些興趣的便是葉父所說的能掌控一切的力量,這個力量能否助他恢復人類也未知,他只對自己能恢復人類的方法感興趣,但又該上哪去尋找方法,他連自己是怎麼變成狼的都不記得,又該從何入手去尋找恢復的方法,還是走一步看一步吧,一想到此頓時心情鬱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