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狼北辰 狼北辰第8章 葉家舊事在線免費閱讀_迪娥小說
◈ 狼北辰第7章 禍事臨頭在線免費閱讀

狼北辰第8章 葉家舊事在線免費閱讀

不會水亦不曾習過游泳的北辰毫無防備的被踹入池中頓時驚恐地在水下掙扎,一雙眼睛大睜,卻無力地撲騰着四肢。

秦世詔站在岸邊,看着狼仔在水中掙扎,心中不禁湧上一股快感,他不喜歡狼仔就是因為它的到來表哥大部分的空餘時間都給了它,而陪他的時間變少了。

北辰腦袋探出水面使勁的呼吸着,眼神中充滿了憤怒和恐懼,四肢在水裡不停的划著,漸漸的他感覺身體有了浮力,他居然會游泳,他使勁的往岸邊劃艱難的爬上了岸。秦世詔卻一腳又將他踹進了池中,幸災樂禍的看着水中掙扎的狼仔。

再次浮出水面,這次他不再急於上岸而是用盡全身力氣叫喚,希望叫到人來。因為他知道秦世詔小小年紀如此歹毒若無人前來,即使他上了岸還是會將他再次踹入水中,直到他溺亡為止。這筆要命的賬他記下了。

狡猾的秦世詔見狼仔沒有要淹死的跡象,轉身找來一根小竹棍未見有人前來便用小竹棍將狼仔的頭往水裡按。天池國的冬天雖沒有皓軒的冬天冷,但入了冬的水已經有了寒意,在水裡呆久了也覺得這寒意如針芒一般刺入體內深入骨髓,北辰忍不住打了個噴嚏,心想再無人前來這條小命就要交代在這池中了。

正當北辰身體逐漸凍僵心急如焚時,遠處突然出現一道熟悉的身影,秦世詔見有人前來趕忙故作在搭救狼仔的樣子,見來人是桑齊便道:「齊叔,您來的正好快救救狼仔,它掉池裡了」。

疾步走過來的桑齊,看到狼仔在水裡掙扎,伸手就將狼仔救起。桑齊擰着狼仔,手中的小玩意在瑟瑟發抖怕是要着涼了得趕緊回去,看了一眼秦世詔說道:「表少爺離池子遠些,小心別落入池中,入冬了池水寒冷。」說罷便往住處飛奔而去。

秦世詔看着遠去的桑齊與狼仔嘴裏冷哼一聲:「可惜沒能淹死」,沒好氣的用竹棍抽打着身邊的花草,打落了一地。

此後北辰見着秦世詔不是齜牙咧嘴表示不歡迎便是遠遠的躲着他,隨着日子一天天過去,北辰的狼身也逐漸長大秦世詔再不敢輕易動他,而北辰看到無人護秦世詔時便故意攻擊扑倒故作要咬他的樣子讓他害怕,有時也追的他到處躲,葉寧以為狼仔只是淘氣的跟表弟玩不以為意,只有桑齊看着心裏明白笑而不語也不出手相幫,任由狼仔發瘋般追着表少爺。

一年後。

如往常一樣狼仔又追着秦世詔迫使他爬到了樹上躲避,秦世詔在樹上抱着樹榦狼仔蹲坐在樹下咧着嘴露出鋒利的獠牙守着讓他不敢下來,秦世詔遠遠的看到葉寧過來便大聲喊叫:「表哥,救我,狼仔又要咬我了。」如今的狼仔已長成了成年狼的體型,他後悔當初在它還沒長大前沒能弄死它。

葉寧聽到秦世詔的求救,他快步走到樹下,看着樹上的秦世詔和樹下的狼仔,皺起了眉頭。

北辰見葉寧便收起了獠牙,搖着尾巴。秦世詔委屈的帶着哭腔說道:「表哥你看狼仔它動不動就追我,你好歹教訓教訓它。」

此話一出,北辰立馬不悅的齜牙瞪着他,嚇得正準備下樹的秦世詔又縮了回去抱緊樹榦生怕一不小心滑了下來落入狼口。

其實葉寧很清楚狼仔不會真的咬秦世詔只是想嚇唬他,這一年來它追着表弟無數次卻都不曾真的咬了他。伸手摸了摸北辰的頭:「狼仔你別再嚇表弟了,爹爹還有事找他。」北辰聽了葉寧的話便退到了一旁蹲坐在地上。

葉寧嘆了口氣看着樹上的秦世詔說:「表弟,你下來吧爹爹找你有事。」隨後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塊肉乾,丟給了狼仔,狼仔聞到了肉的味道,立刻興奮起來,叼起就咀嚼了起來。

秦世詔戰戰兢兢的從樹上滑了下來:「狼仔真聽你的話,你叫它以後別追我啦,求你了表哥。」

葉寧哭笑不得:「若是我說的有用它早不追你了,都追你一年了也不知你究竟怎麼了它,讓它懷恨在心了。動物是有靈性的,你對它好它自然就對你好,你對它不好它自然不會對你好。」轉頭看向狼仔:「對吧?狼仔」

北辰「嗚嗚」的叫了兩聲並且搖着尾巴表示贊同。

「我也沒把它怎了,但它就是對我有極大的敵意。」秦世詔不敢說出當初將狼仔踹進池裡的事:「你可知舅舅找我何事?」

「你去了便知,趕緊去吧」雖然爹爹沒說但他猜測定是為了兩日後姑姑姑父忌日之事。

這日,葉寧正準備外出身邊還跟着桑齊和狼仔,還未出門迎面就撞見了行色匆匆而來的兄長葉澤,便驚訝的叫到:「哥,你怎麼回來了?伍將軍准你的假嗎?」說著便高興的跑向了兄長:「這次回來可有多住些時日?我許久未見哥哥甚是想念,這次回來哥哥你定要多住些時日。」

葉赫銘長子葉澤從小就展現出了驚人的習武天賦,五歲便拜在武林四大高手中的玖崎門下,如今在當朝鼎鼎大名的伍將軍手下任副將,平時極少回家。

滿懷心事表情略帶微笑的拍了拍弟弟肩膀:「幾月未見你又長高了,狼仔也長大了,這次回來是有急事與父親相商。我先不與你多說,待得空細說,我先找父親去。」說罷便急匆匆朝父親的住處而去。

葉寧疑惑的看着兄長的背影頓覺不妙定有事發生,完全沒了外出的心情,轉頭對桑齊說道:「齊叔,哥哥突然回來臉色如此難看定有大事發生。」

「嗯」桑齊微微皺眉心中卻湧起一陣不安,他在這葉府十三年了平日大少爺回來看到小少爺儘是一臉疼愛,今日卻是一臉凝重絲毫看不出半分喜悅。

葉寧朝桑齊擺了下頭意思跟上兄長,他要去看個究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深吸一口氣,調整好自己的情緒,然後也朝着父親的住處疾步走去,桑齊和狼仔緊隨其後。

懷着忐忑的心情加快了腳步,他們穿過一片花園,來到了父親的住處前。葉寧看到兄長正站在門口,臉色凝重地在等待着,想必父親屋內有人正在談着話。

走到兄長身邊,問道:「哥哥,發生了什麼事?」葉澤沒有回答他,只是看着弟弟深深地嘆了口氣。

桑齊遠遠的站着靜靜地候着,有些事不該他聽的他不會去聽,該他聽的家主自然會叫他。

兄長的這一聲嘆息讓葉寧覺得非常不安。兩兄弟就這樣在門外等了許久直到裏面的人出來,來人看了他們兄弟一眼點了個頭便徑直離去。

葉父看到大兒子回來有些驚訝:「澤兒你怎麼回來了?」

葉澤焦急的說道:「父親,我此番回來是有要事與您說,孩兒收到消息王上不知從哪聽聞咱家祖上有一神秘畫卷,欲叫父親交出如若不交定被治罪,估摸着聖旨近幾日就到,所以孩兒着急趕回來告知父親讓父親好有個準備。」

眉頭緊皺的葉父顯然是十分擔憂:「此事為父已知曉。」

從未聽聞此事父親也不曾說過,葉澤看着父親:「父親做如何打算?咱家可有王上所要的畫卷?」

葉父沉思了片刻:「此畫卷不能交,一旦交出去天下必定大亂。」

葉澤心中一驚更加焦慮:「可是父親,聖旨已下,不交輕則沒收所有家產,重則抄家滿門定罪。」

一旁的葉寧心中疑惑萬分,靜靜地聽着,一旁的狼仔也安靜地坐在地上陪着他。

「即使抄家也不能交出它,葉家的命運事小,但關乎天下百姓的安危。」葉父眼中閃爍着堅定和決心。

「可是您和母親還有弟弟與這麼一大家子當如何是好?」葉澤心疼的看着父親,自己有軍功在身並有將軍護着,可是家人們沒有,抗旨不遵這是何等大罪。

看著兒子們的葉赫銘深深地嘆了口氣,然後緩緩地說:「澤兒,寧兒,這幅畫卷藏着一個天大的秘密,為父不能交出去自有為父的道理。」

「父親」葉寧沒想到父親對此事有着如此堅定的立場,如果他們不交出畫卷,那麼王上一定也會派人前來搜查,他們葉家便會因此遭受滅頂之災。但是,他又不能違背父親的意願。

葉澤與葉寧對視一眼同時看着父親:「父親,這幅畫卷究竟有什麼神秘之處?為什麼王上如此重視?非要得到它。」

「唉!…」葉父長嘆了口氣,眼睛看向了窗外身子背對着他們。

兩兄弟只能默默地等待,等待着父親道出畫卷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