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狼北辰第6章 葉家大院在線免費閱讀

狼北辰第7章 禍事臨頭在線免費閱讀

葉府

葉家的祖輩們在幾代人的努力下,積累了大量的財富和聲望,因此成了涇陽城的首富名門望族。葉赫銘葉府的現任主人,是個令人敬畏的人物。他不僅精通商道還熱愛武學,他的一生充滿了傳奇色彩,不僅繼承了家族的財富和聲望,還憑藉著對武學的熱愛和執着,成為了在商界和武林中都享有盛名的雙料人物。

「狼仔…..」這是葉寧為北辰取的名。

來葉府幾天了,葉府之大讓生在王宮的北辰都老是迷路,北辰極差的方向感並沒有因為變成狼而有所改善,此時又迷失了方向。

葉寧領着家僕在府里到處尋找着狼仔,自從少爺買回這隻小狼崽子便讓僕人們頭疼不已,狼仔天天亂跑讓人找不着它。

「狼仔,你在哪裡?」葉寧的聲音在府內回蕩,但似乎沒有回應。家僕們也是一臉茫然,他們也束手無策,只能跟着葉寧一起四處尋找。

葉府的房屋建築和複雜的園林造景,對於北辰來說,就像是一個迷宮。他並不急於逃離因為以他目前的情況出去亦是生機渺茫,幼小的他出去連吃食都是個問題。何況葉寧像景玉一般品行極好,對他這隻小狼崽極其寵愛,在他長大之前葉府是個好地方能夠保障他的生命安全,他只是想弄清自己身在何處卻總迷失在其中。

找了半個庭院葉寧及家僕們都沒找到狼仔,一群人在喊着:「狼仔……」。而此時的北辰迷失在了比較僻靜的假山群中又餓又冷,他正蜷縮成一團,看起來非常孤獨和無助。突然聽到葉寧熟悉的聲音,頓時振奮起來,心中一陣溫暖,於是他開始朝着聲音的方向嗅着,變成狼後嗅覺倒是異於常人了。

北辰循聲而去,嗅到了葉寧的氣味穿過假山,來到了葉府的後花園。這裡的美景讓他驚嘆不已,如此精緻的園林造景堪比他的家皓軒王宮園林。

葉寧遠遠的看到狼仔向他跑來,高興的朝狼仔奔來將他抱起疼愛地說著:「你這小傢伙又亂跑,害本少爺找了許久。」看到它身上的毛髮凌亂不堪,顯然是已經迷失了很久。

看到他尋來了,北辰眼神中流露出期待和感激的神情。葉寧溫柔地撫摸着北辰的毛髮,北辰輕輕地舔了舔葉寧的手,表達他的熱情。

回到住處葉寧便把狼仔交給了僕人並囑咐道:「把它洗乾淨了,給我小心點別弄疼了它。」

僕人給北辰清洗毛髮,修剪了指甲,並給他準備了食物,葉寧看着狼仔像是餓極了狼吞虎咽的吃着,發現狼仔不喜歡吃生肉喜歡熟食,這讓他很是匪夷所思。

「好了,看它吃得多開心。」僕人看着狼仔滿足地享受着美食,毛髮乾淨整潔,看上去精神了不少。

葉寧微笑着點點頭,待狼仔吃好後便帶着它一同走向書房,他還有很多書要看父親交代的書都得一一看完待父親回來便要考核。然而,當他打開書房的門,卻發現他的書房已經被翻了個底朝天。他愣住了,這是怎麼回事?他的心中充滿了疑惑和不安的看向狼仔:「是不是你乾的?」。

北辰看到此番情景也驚訝的偏着小腦袋看着葉寧並抗議地:「嗷嗚嗚」的叫着表示不是自己乾的。

葉寧無奈的攤攤手:「好吧,不是你乾的,你迷路在花園中了對吧?」檢查了一番發現並無東西丟失便叫了僕人收拾。

此時葉寧的表弟秦世詔走了進來,他是來找表哥玩的,表哥最近得一隻雪狼後便很少去找他玩了所以他主動過來找表哥玩。

秦世詔乃是葉赫銘唯一的妹妹所生之子,只因年紀小小父母便雙雙意外身亡,葉赫銘便把他接來撫養,與葉寧年紀相仿打小作伴。

北辰不喜歡他,他覺得這個秦世詔年紀雖與葉寧相差無幾但心眼可比單純的葉寧多了,北辰甚至懷疑書房的狼藉定是他搞的鬼,因為空氣中到處都是秦世詔的氣息說明他之前來過。

秦世詔跨進門檻便提高聲音:「哇,這麼亂莫不是狼仔乾的好事吧,早說了家裡養只狼早晚得給你整點事。」

葉寧看到表弟進來便放下手中的書:「不是狼仔,估摸着是進了野貓吧。」

此時,北辰心想明明是你乾的卻賴到我頭上,不知你安的什麼心莫不是想挑撥,北辰跑到秦世詔面前對着他齜牙咧嘴警告他不要亂說話。秦世詔卻不以為意,他輕笑一聲,走到了葉寧的面前,說道:「表哥近日都未來找我玩,今日可陪我玩耍?」

葉寧不想讓表弟誤會便對秦世詔說:「我只是太忙,沒有時間去找你玩而已。」

秦世詔笑着說道「我以為你有了狼仔就不跟我玩了呢?」

北辰愣了一下沒想到秦世詔會說出這樣的話,他不友善的瞪着秦世詔。

「怎會有如此想法?這幾日沒找你玩只因是父親新聘的劍術師父已到,天天跟着他習劍術,父親出門前叮囑我要好好習劍,還交代的這些書都得背下待他回來考核」葉寧指了指桌上厚厚的一疊書籍:「父親叫你一道習劍,為何不見你來?」

「前些日子舅舅送了我一匹小馬駒,我甚是喜歡,這幾日都在學習馬術,明日再一道同你習劍吧,今日你可先與我一同去玩耍?」秦世詔用懇求的目光看着葉寧。

葉寧猶豫了片刻:「好吧!」

北辰成了葉府的一員後眾所周知是小少爺的愛寵,時間久了,他不再迷路,也不再亂跑了。

他每天都跟着葉寧,他去習武北辰便趴在一旁的草地認真的看着心裏默默記下招式,偶爾他也會學着葉寧的腳步比划著四肢,常常把自己腳步弄亂惹得葉寧與師父哈哈大笑。葉寧背書他便在一旁睡覺或是自己找些東西玩耍,而葉寧空閑了便帶着狼仔一起在花園玩耍,經常也帶着狼仔出門散步讓他感受自由奔跑的快樂,街坊四鄰都知道葉府小少爺養了一隻難得的雪狼。

自從有了狼仔葉寧變得開朗多了,他會和狼仔分享他的喜怒哀樂,而北辰也把他當成自己最好的朋友。他們一起度過了許多快樂的時光,無論是習武還是玩耍,他們都在一起,甚至睡覺葉寧也時常將他放在身邊一起睡。

這一日,家主葉赫銘在考核葉寧功課時,北辰覺得甚是無聊便獨自跑到荷花池旁抓魚玩,對着池中的倒影北辰陷入了沉思,他想家了,不知家人在自己失蹤後過得如何,可想而知的是父王母妃定是悲痛萬分。而當下他只知道自己在天池國涇陽城卻不知究竟如何能回家,即使回了家又該如何見着宮裡的家人,見着了又當如何讓他們知道自己的遭遇。也許還沒等見着就被宮裡的守衛給射殺了,所以在沒恢復人身時他是無法與家人相認的。

可究竟要如何才能恢復人身?又該前往何處找尋方法,北辰陷入了痛苦之中。

沮喪的北辰趴在荷花池旁用爪子有一下沒一下的撥弄着池水,引來了不少錦鯉,看着池中色彩斑斕的錦鯉在水中搖頭擺尾生靈活現。不禁慶幸自己幸好不是變成一條錦鯉而是一匹狼,不然只能困在一方池中永無回皓軒的機會,想到此心情好了些。

雖然北辰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但仍然有些低落。他抬頭看向天空,看着太陽慢慢落下,心中不禁有些迷茫。他想起了景玉,那個和他一起長大的堂弟他是否安好,沒有他的陪伴是否寂寞有沒有好好習武好好學習,萬一他無法恢復人身那麼待父王年邁皓軒人民的未來就需要靠景玉來保護了。想起了他們一起度過的那些無憂無慮的日子。他們一起追逐着獵物比誰獵的多,一起在星空下看星星,一起分享着生活的點點滴滴。但是現在,他卻孤身一人在這個陌生的葉府中,沒有家人,只有葉寧,不禁又悲從中來。

而此時,秦世詔見狼仔獨自趴在池旁發獃,便悄悄的走到他的身後抬起一腳狠狠地踹出將北辰踹進了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