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狼北辰 狼北辰第10章 葉寧失母在線免費閱讀_迪娥小說
◈ 狼北辰第9章 血染葉家在線免費閱讀

狼北辰第10章 葉寧失母在線免費閱讀

今夜是入冬以來最冷的一夜,屋內的炭火燒的噼啪作響,葉赫銘坐在書房中,手中的毛筆在紙上快速地動着,留下一行行蒼勁有力,剛勁挺拔的字跡。興許是坐久了亦或許是天冷了受過傷的老毛病又犯了,放下手中的毛筆,冰冷的手捶了捶有些酸痛的腰,起身拿起夫人早已為他準備好的一個手爐捂在手中一股溫暖從手心快速傳到身體,頓時覺得沒有那麼冷了。

碳火在屋內燒久了令他覺得有些悶,走出屋子立即一股寒意襲來帶着清冽與淡淡花香味從鼻尖流淌而過,清晰地感受到冷空氣進入肺部的瞬間讓人感到無比的清爽。

月光柔和透着清冷,天空雪花紛飛,屋檐上掛滿了冰溜子細細長長,荷塘旁的樹枝在風中輕擺。院中的枯草被雪覆蓋著,偶爾一陣風吹寒氣透入骨髓,院角的紅梅頂着風雪綻放,花瓣飄落在雪地上點點殷紅一會便被雪覆蓋了去。冬季,雖然寒冷,卻有它獨特的美麗。

夜深了,空氣變得越來越冷,屋內連炭火也漸漸失去了熱度,葉赫銘依舊沒有睡意,將手爐放在桌上,目光再次落在紙上的文字上。他靜靜地坐在那裡,聽着炭火燃燒的聲音,也許這樣寧靜的生活以後將不再有,有些事他需要儘快安排妥當,這一關他擔心無法全身而退但起碼要護得家人周全。

熄滅了桌上的燭火躺到了床上,他推算這一兩日王上的聖旨便會到來,雖然都已經安排妥當,也命澤兒回到了軍中,但還是不放心的想着可還有什麼疏漏的地方。

睡夢中的北辰,突然被遠處細微的聲響驚醒了,立即起身,豎起耳朵仔細聆聽,確認聲響來源的方向,用嘴拖走葉寧身上的被子,並去拖咬他身上的褻衣。

葉寧坐起身睡眼惺忪的睜開眼睛含糊的嘟囔着:「狼仔,你幹嘛呢?大半夜的不讓人好好睡覺。」

北辰豎著耳朵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性,將葉寧的衣物拖到他的腳邊示意他穿上,然後他迅速跑到門外,仰頭對着天空發出深沉而激昂的嚎叫,驚醒了各院中的人。

葉寧立即清醒,意識到有狀況,迅速穿上衣服拿上佩劍跑到門外躍上屋頂,遠處白雪覆蓋的屋頂上點點黑影飛奔而來,此時桑齊以及所有護衛們都已穿戴好手握兵器跑到了屋外。一個手勢所有的護衛立即就地隱藏等待。

一個身影躍下屋頂來到桑齊身邊,輕聲說道:「對方來人不少,屋頂和地面都有,看來今晚是場硬戰。」說話的人正是葉寧的劍術師父天池國第一劍客孤修離。

孤修離轉身來到了葉寧身邊,他左手提劍右手輕輕搭在葉寧的肩上:「寧兒,此番來人甚多,待會打起來不要離師父太遠。」低沉的聲音如同深水中的石子,落入人心。

眉頭緊皺的葉寧,眼中閃過一絲冷光,看着身着黑衣面容冷峻的孤修離,淡淡一笑:「師父,徒兒知曉。」

孤修離點點頭,手指輕輕彈在葉寧的眉心,提醒他保持警惕。然後轉身向桑齊和護衛們發出指令,敵人已近讓他們準備好戰鬥。

此時的北辰緊跟在葉寧身旁,雪白的毛髮如同綻放的雪花在月光映照下閃爍銀白的光芒。他的雙眼發出幽幽的綠光,彷彿深邃的冰湖,來人越來越近,眼神也瞬間變得兇狠,隨着屋頂紛紛落下的黑影北辰一聲雄渾有力的嚎叫:「嗷嗚」。孤修離揮舞手中的長劍,向黑衣人發起了攻擊。黑夜中的戰鬥瞬間點燃,所有人都知道,今晚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護衛們都提刀砍向了落地還未站穩毫無防備的黑影,劍光閃爍,血花四濺,一場激戰在寂靜的雪夜展開。

自北辰變成狼後便具有極高的敏銳觀察力,並能夠快速地識別出危險氣息,他以驚人的速度和敏捷,攻擊黑衣人將其撲倒,撕咬致命的部位,讓其無法逃脫,一陣陣哀嚎聲響徹葉府。

葉寧的劍法十分犀利,每一次出劍都準確無誤地擊中敵人,一劍快過一劍。他就像一個無人能擋的旋風,在戰場上橫掃一切,對方也不弱個個精英武士,每一個都有着自己的戰鬥風格和實力。葉寧並不是一個冷酷無情的殺手,他也有自己的信仰和原則,而此刻這些黑衣人他若不殺便被反殺,所以他的下手是果決的。

不放心葉寧的桑齊,一直離他幾步之遙以便隨時為他解圍,保護葉寧是他一直以來的職責漸成了一種習慣。平日即是人狠話不多,能動手的絕不廢話,此刻他已殺紅了眼,一個都不放過與他交手的不死便殘。

護衛們也毫不遜色,他們的刀劍舞成一片,卷帶着一陣陣血霧 ,黑衣人個個不弱而且人數眾多,

孤修離劍術絕妙人劍合一已至高境界,劍法如行雲流水劍鋒閃爍不定,圍着黑衣人周圍疾刺,銀光飛舞一道道劍氣隨着舞動四散開來,觸及不死即傷。孤修離的劍與一看似頭目的劍相對,黑衣頭目的劍劃破空氣,兩人的劍在空中碰撞,發出一陣陣清脆的聲音。高手過招,迅疾如風,孤修離面色不改越戰越勇,劍術交鋒愈加激烈,黑衣頭目的面色卻越來越凝重。

雪地上,點點殷紅格外醒目,到處都有大灘的血跡令人觸目驚心,空氣中瀰漫著濃濃的血腥味,讓人作嘔。一片狼藉的現場,屍體橫七豎八地躺在雪地上,他們的身上布滿了傷口,鮮血染紅了白色的雪地。離屍體不遠的地方,一把長劍插在地里,劍尖滴着血。整個場景令人觸目驚心,牆上到處是血跡。

這是一場血腥的戰鬥,葉赫銘的院落中也死傷眾多,他們的血跡在雪地上凝固。解決完院中的黑衣人,疾步跑進屋內:「夫人你藏好,我去寧兒那邊看看情況如何。」

「寧兒,寧兒?夫君快去。」驚嚇過度的葉寧母親季芸靈臉色蒼白,渾身顫抖,她一大家閨秀出生何曾見過今日這般慘狀。

「春蘭,你陪着夫人,不要出去」葉赫銘轉身朝門口疾步走去對着門口的兩名護衛說道:「如風,雲天,你們兩個保護好夫人。」說罷便朝葉寧的院落跑去,目光所及之處都是死亡的痕迹,他想不明白這些黑衣人究竟是何人派來的。

此時,黑衣人已被殺的所剩無幾,與孤修離對戰的黑衣頭目的力量逐漸減弱,而孤修離卻越來越有力。他看準時機,一劍刺穿了對方的胸口。黑衣頭目瞪大了眼睛,直挺挺的倒在了雪地上。

「表哥,救我」一柄長劍架在秦世詔的脖子上,脖子被劃破了皮滲着血,聲音有些顫抖。

稍微喘口氣的葉寧聽到表弟的聲音立馬轉頭衝上前用劍指着對方:「放開他,我饒你不死?」

「退後,再上前一步我便殺了他」黑衣人手中的劍一抖秦世詔的脖子上又出現了一道血痕。

「你別亂來,我退」葉寧退後了兩步厲聲說道:「你想怎樣?究竟怎樣才肯放了他」

「交出藏寶圖,如若不然我就殺了他。」黑衣人想也不想惡狠狠地說:「把藏寶圖交出來。」

「好好好,我交,我這就去拿,你小心你的劍傷了我表弟」葉寧悄悄的給師父打了個手勢。

此時北辰已悄悄的來到了黑衣人的後方,黑衣人毫無察覺,突然北辰躍起將黑衣人直接撲倒在了地上瘋狂撕咬,而孤修離在狼仔撲的那一瞬間便疾閃過去趁機一把就將秦世詔帶離了黑衣人的身旁。而黑衣人還未來的及做出反應便已被北辰咬斷了脖子。

隨着遠處一聲哨響剩下的黑衣人立即退了去消失在雪夜中,戰鬥結束了。

「寧兒,你沒事吧」葉赫銘趕到這裡時,戰鬥已經結束,看着滿身血跡卻無恙的兒子心裏的一顆石頭頓時放下了。

「爹,我沒事,好着呢」葉寧未見母親急忙問道:「我母親呢,她可安好?」

「你母親在她的屋裡,被嚇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