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概念修真之雲仙 概念修真之雲仙第2章 碧霞宗在線免費閱讀_迪娥小說
◈ 概念修真之雲仙第1章 駐村修士在線免費閱讀

概念修真之雲仙第2章 碧霞宗在線免費閱讀

群山,人煙稀少。

雲霧瀰漫,煙瘴叢生,密林之中多有山精野怪、虎豹豺狼等出沒。

即使在這樣的環境下,一座不知名的小山上依舊坐落着一個小村落。

村中有上百口人,低矮的茅草屋高低錯落聚集在一片山頂平坦地勢處。

「楚歌!今日可該你守夜了,記得切莫貪杯啊!」

蒼老的聲音提醒着大青石上半卧假寐着的青年。

紅日西斜,再加上方圓千百里的重巒疊嶂,很快就將餘下的微弱陽光遮掩在半空。

西南群山的夕陽總是比中原地帶要消失得更早一些。

入夜以後,更是人聲寂寥,僅剩蟲鳴。

戀戀不捨的聞了聞手上的青翠色葫蘆自瓶口散發出的酒氣,青年合上木塞轉手將其掛在腰間的袋子上。

起身站立,目視不遠處房屋聚集的村落,瞬息間就將周邊囊括眼底。

凝神聚氣。

念頭勾連丹田中微弱的法力,將其運轉至雙目之上。

一抹淡淡的金光在楚歌的眸中一閃而過——神目通,是他現在所施展術法。

深山之中,陰盛陽衰。

特別是入夜以後,即使是人氣旺盛的山村也難免陰煞之氣的侵蝕。

這也是這方世界中,群山深處人煙稀少的緣由。

主流的人群聚落都遷居到了中原地帶,那裡在千萬年間有無數次的金戈鐵馬,浮光掠影般的王朝興滅。

這些都與目前的楚歌沒什麼關係,他穿越到這方世界也不過才剛近二十年。

初穿越時不過是一懵懂無知的嬰兒,意識一片混沌模糊。

在這期間,父母雙亡,好在被一老道人收養,將他帶到了目前所居的這片村落。

日夜流逝,意識覺醒,記憶恢復。

年紀六歲時,恍然驚覺自己原來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穿越客。

兩世為人,卻覺得此世方得逍遙。

閑暇時跟隨師傅學學道,修修法,至今已得練氣中期境界也。

要知道,白髮蒼蒼的師父活了兩個甲子,也是在他十歲那年才堪堪步入築基境界。

練氣入築基,再添壽一甲子。

這世界的修行者,忙忙碌碌,所求無非「長生」二字。

楚歌不以為然,他只想過好眼前的日子。

他和師父是眼前這莽牛村的駐守,負責維護村落四周抵擋陰煞的陣法。

平日里師徒二人輪值,一人負責守夜維護個三五天,隨後交換。

白日倒是自得逍遙,楚歌便能任意在四周山林中馳騁,盜取那一葫蘆猴兒酒,美美的飲個熏熏然。

此刻得守夜,楚歌便不能貪戀自己的酒葫蘆,精神振作的探查陣法的反應。

閑暇間便打坐修鍊一下功法,提升提升修為。

剛才在神目通的加持下,楚歌看見村子外圍隱約有黑煙黑霧涌動,在到達護村陣法的界限範圍時,又如同敏感的活物一般飛速退去。

這樣的場景每天都能看到,尚且屬於正常現象。

一夜無事,楚歌就這樣閑暇輕鬆的度過。

到了清晨,楚歌在第一抹朝陽從山頭冒出來時,感受着整個村子外圍氣息由陰轉陽時,撤下了體內法力同陣法的勾連,停止了掌控而讓大陣自行運轉。

日出升炊煙,雄雞鳴而門扉開。

這是群山中居民的生活常態。

從來便有古訓流傳,生人做事不趁夜間。

好在人煙稀少的山林間有着另一層好處,便是多有靈氣充沛之地,對於修仙求道者存在莫大的吸引力。

如今的楚歌與他師父便算得上其中一員。

敲門聲響起,震落了門口屋檐上的幾粒碎瓦。

「司徒老頭,太陽曬屁股了!」

楚歌毫不客氣的敲打着門,喚醒了自己那便宜師傅。

很快一個白髮老頭睡眼惺惺的將門打開,身上只着了一套古樸的單薄睡衣。

「臭小子,敲什麼敲!」

老頭沒好氣的抱怨。

楚歌也很無奈,這麼多年了,這老頭子經常像防賊一樣將他關在門外。

甚至在牆頭設置了防護陣法,令他每次想要進屋只能在大門外呼叫。

當楚歌明確表達不滿時,老頭只說防止自己在閉關時被打擾。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畢竟自己是其徒弟,而這所只有三間瓦房的小院名義上的歸屬權是自己師傅——司徒宇。

不過這些都是師徒間的小打小鬧,楚歌也總是沒大沒小的稱呼司徒宇為老頭子。

自小如此,雙方便也習慣了。

不然,當年雖然身軀年幼,實際意識為穿越者成年人的思維模式是難以面對長輩的心態去與之相處的。

「不是說今日要去宗門點卯的嗎?」

「要去也是你去,你作為後輩弟子才需要去報到點卯,老道我早就不需要了!」

「可是沒有你帶路我怎麼去?御劍飛行之法得到築基期才能修鍊!」

「沒我你就上不去了?」

「怎麼上去?」

「那飛鶴峰高上千丈,全是懸崖絕壁,還有陣法阻礙你讓我怎麼爬?」

兩人一老頭、一青年就在大門外你一言我一語相互懟了起來。

「行了,行了,進去準備一下我們出發!」

楚歌這時候才邁步走進院子,回到屬於自己居住的那間小房間。

平日里兩師徒總是這樣因為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互懟為樂,楚歌倒也習慣了。

山中人木訥,清冷孤寂。

總得尋些由頭相互爭吵兩句,使得氣氛活躍一些。

即使是修行之人亦是如此。

楚歌這些年在這片群山之間生活居住,修行。

日復一日雖然樂得逍遙,卻也開始覺得乏味。

有時候,也想走出去,到中原地界見識見識真正的人間煙火,紅塵之氣。

不過目前修行未成,尚無足夠的自保之力。

楚歌與司徒宇是有宗門的,每過一段時間就得前去點卯。

宗門駐地位於百里地外的飛鶴峰,那是這片區域相對最高的一座巨大山峰了。

宗派名曰:碧霞宗,是一個規模不大的小宗門。

總歸是比不上天下名氣最盛的天道十宗,門內藏書、道經、功法秘籍的數量與等級也遠遠比不上。

碧霞宗得名於宗門內的主流功法《碧霞吞雲訣》,這門功法比較基礎,但也足夠上乘。

楚歌不知道那些內門真傳弟子與長老、門派掌門修鍊的是否有更高階的功法,但是他和門內絕大多數弟子都是煉的這部《碧霞吞雲訣》。

功法特點,除了基礎的吸收煉化天地靈氣之外,還能以采霞納氣,吞吐雲霧提升修為。

這個世界,靈氣為基。

修士與靈氣便是如魚同水的關係一般。

離開了靈氣,修士即使有再逆天的功法也只能化凡,修不出任何一點神異。

但是靈氣也不會驀然消失,這是構建天地萬物的本質。

除了散逸於世界各處的天地靈氣之外,萬事萬物本身也具備靈氣。

所以楚歌所修功法《碧霞吞雲訣》,便是一部在修行上比較全面的水屬性功法,除了能吸收正常的天地靈氣外,還能在雲霧霞氣中萃取靈氣。

修鍊到大乘境界,飛上高天,直接吞吸雲氣修行與補充靈氣法力。

那個境界,整個天空雲層便是主場,而在場面上也是騰雲駕霧之象,飄然若天仙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