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宜妃看了一眼庾彥靈,再仔細瞧了瞧秦嘯,臉臭的不行。
「那又怎麼樣?誰說沒有血緣關係就不能長得像!」
秦嘯嘆了一口氣,似是在掙扎猶豫什麼,「當年的事情是有些隱晦,朕可以單獨同你解釋。」
當初情況複雜,當著那麼多人的面,他不好言明。
宜妃更是冷笑,「用不着單獨解釋,我的兒子我的家人都有知情的權利,你要說,我們就一起聽。」
她倒要看看他能掰扯出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來。
當年她跟允清姐姐身份互換,一起趕赴西野和親,中途就沒有分開過,就算跟秦嘯一起同行過一段時間,那也不可能發生什麼,她沒失憶,躺了那麼多年她腦子也沒糊塗,記性好的很!
有沒有她自己不知道嗎?!
南晚煙頓感不妙,畢竟秦嘯與庾彥靈確實是父子關係,可宜妃卻似乎什麼都不知道。
庾彥靈眉心壓緊,陸繹瀾則波瀾不驚,神色淡漠。
聞人煜溫潤的臉沉沉如水,眸底掠過一絲極強的殺意。
她怎麼還有臉談及過往,談起挽挽!
若不是她,挽挽怎麼會死!
長公主擺了擺手,讓所有外人都退下,隨即看向秦嘯。
「皇兄,人都撤下去了。」
現在就場上那麼點人,全都是牽扯在內的。
秦嘯凝視着宜妃冷沉的臉,又看向庾彥靈,唇角抿緊最終還是深深嘆息,該來的總會來,有些事情勢必是要說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