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大明靠山王 大明靠山王第 008 章 驕橫?好辦!打一頓就好了在線免費閱讀_迪娥小說
◈ 大明靠山王第 007 章 酒後殺人在線免費閱讀

大明靠山王第 008 章 驕橫?好辦!打一頓就好了在線免費閱讀

朱槐得了朱元璋的同意後屁顛屁顛的跑去挑人了。

朱槐來到魏國公府,沒辦法想要挑人只能從這幾個大帥手下挑。

跟門子自報了一下家門。

「哈哈哈……大侄子~」

過了一會徐達的聲音傳了過來。

「小侄朱槐見過徐伯伯。」

朱槐規規矩矩的行了一禮。

「好好好~好侄兒快快免禮。」

徐達面露喜色連聲道好,伸手扶起了朱槐。

「走~今天咱們好好喝一杯。」

說著就拉着朱槐大步往裡走。

跟徐達砍了半天的大山,終於從他手裡弄出來了三百士卒,並且徐達表示一定會給他送去軍中最精銳的人。

從國公府出來的朱槐,謝絕了徐達派來送他的人,迷迷糊糊的往家走着。

「酒這玩意真不能多喝啊!」

「哎呦~你特么的眼瞎啊?」

走在路上不小心撞到了一個手拿摺扇的一名公子哥。

「不好意思啊!」

朱槐看是自己的過錯就主動道歉。

「娘的,不好意思就算了啊!今天要是這麼簡單的就放過了你,以後我的面子往哪擱啊?跪下——磕頭,今天老子就放過你,否則即使老子殺了你,也沒人敢追究。」

那公子哥一臉囂張的看着朱槐,身後跟着的幾名隨從更是直接把朱槐圍了起來。

朱槐四下打量了一下,本來就有些酒意上頭了,現在又被這幾個人一激,結果就是……

隨從全都倒地還有一個甚至是直接當場就死了,腦袋被砸的稀碎。

「還要我給你磕頭不?」

朱槐踉踉蹌蹌的朝着那名公子哥走去。

「你不要回來啊!我是胡相的侄子,你要敢對我怎麼樣,你一家老小都別想逃。」

朱槐停下了腳步想着胡相是誰。

那公子哥以為朱槐害怕了又再次囂張了起來。

「你現在殺人了你給我等着……」

他的話還沒說完,朱槐已經想起了胡相是誰,那是大名鼎鼎的胡惟庸,不過他好像也沒幾年活頭了。

想明白後,見到那公子哥又在那聒噪。

一個飛身旋轉側踢,那公子哥的生命到此結束了。

「讓開讓開讓開……」

五城兵馬司的人朝着這邊奔跑而來。

把朱槐圍在中間,長矛全都指向了朱槐。

五城兵馬司的指揮使徐增壽,扒開眾人,看着地上哀嚎的隨從以及那個被砸碎腦袋的人。

走到朱槐身邊又看了看被一腳踢爆腦袋的那名公子哥。

從手下將領那裡得知死去的那名公子哥叫胡傑,確實是胡惟庸的侄子,平時仗着胡惟庸的勢沒少干欺男霸女的勾當。

徐增壽當時在迎接朱元璋回宮的時候見過,看樣子跟太子朱標關係甚好,只是他沒機會接近罷了。

「我說兄弟厲害啊!」

徐增壽對着朱槐豎起了大拇指。

「不過你還是得跟我回去一趟,你放心我知道你是太子的人,沒人敢拿你怎麼樣。」

徐增壽走到朱槐邊上小聲的說道。

朱槐點了點頭,徐增壽見到朱槐點頭了,心也就放心了下來,這位咱可惹不起啊!

朱槐跟着五城兵馬司的人走了,徐增壽連忙命人把這裡發生的事情稟報給太子朱標。

「什麼?六弟被抓了?誰幹的?」

別看朱標平時仁厚賢明的模樣,那是你沒動到他的家人,不信你動一下老朱家的人看看。

「五城兵馬司的人?」

朱標一腳踹翻了前來報信的人。

「那你還愣着幹什麼?叫徐增壽來見我。」

「殿下就是徐增壽的人前來報信的,說六爺把胡相的侄子當街給殺了。」

朱標命人把報信的叫來,了解了一下前因後果。

御書房內。

「父皇六弟他也是喝了點酒,再加上胡相的侄子出言相激,才致使六弟失手殺了人。」

朱元璋聽着朱標那明顯偏袒的話語笑了笑,合上奏摺站了起來。

「標兒啊~胡惟庸這個人你覺得怎麼樣?」

父皇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是要動胡惟庸?

「父皇兒臣對胡相不是很了解,不過從一些其他官員那裡了解到,譬之駕,懼其僨轅也。」

「哈哈哈哈……這八個字是劉伯溫說的吧!」

朱元璋聽了朱標的話哈哈大笑起來。

「劉伯溫這個老東西的評價很中肯啊,本來咱還打算等等在辦這個胡惟庸,算了~就趁着這個機會把他辦了吧!」

「二虎~」

二虎一直伺候在朱元璋的身邊也是朱元璋最信任的人。

「去查查咱的這位胡相。」

「遵命~」

二虎領命退了下去。

「標兒啊~朱槐為什麼只封了個侯爵,咱想你應該明白咱的意思吧?」

「孩兒明白~」

「你明白就好,朱槐這孩子武力那是沒得說,等咱殯天了有他在那些個驕兵悍將就翻不起太大的浪花來。」

「去吧~去把朱槐接出來,進宮領罰。」

「兒臣遵旨~」

朱標走後,朱元璋那雙虎目變得兇狠了起來。

「槐兒啊~你可千萬別讓咱失望。」

五城兵馬司大牢內。

「兄弟~你真是太厲害了,咱這輩子沒服過誰,就連咱老爹咱也是半服,你比他們厲害多了,一拳能把人腦袋打碎,這也太厲害了。」

徐增壽湊到朱槐面前跟個小迷弟似的,弄得朱槐挺無語的。

「兄弟~咱還有個妹妹,要不嫁你得了,以後咱就是異父異母的親兄弟。」

就在朱槐快要受不了一拳打死徐增壽的時候,朱標進來了。

「六弟~」

朱槐連忙起身,對着朱標行了一禮。

「大哥~」

「哼~就你這樣還想教咱的兒子雄英?現在把自己都弄到大牢里了,你拿什麼教。」

朱標一臉怒其不爭的看着朱槐。

「大哥這也不能怪咱啊,咱在路上走的好好的那小子上來就罵咱,那咱能受得了?咱好歹是朱家的人,豈能讓人隨意辱罵!」

「哼~趕緊滾去宮裡領罰吧!」

朱標一甩衣袖冷哼一聲走掉了。

徐增壽被這一幕都搞麻了。

「這就完了?」

「你還想怎麼樣?殺了我?」

朱槐瞥了一眼徐增壽,要不是他老爹非拉着自己喝酒,也不會有今天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