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大明靠山王 大明靠山王第004 章 組建班底在線免費閱讀_迪娥小說
◈ 大明靠山王第 003章 獲封忠勇侯在線免費閱讀

大明靠山王第004 章 組建班底在線免費閱讀

看着高大巍峨的紫禁城,朱槐心裏有了一絲絲的感慨。

這就是有着世界第一宮殿群之稱的明故宮,只是後世再也看不到現在的輝煌了。

朱標看着騎在大水牛上發獃的朱槐,驅馬走到他身邊。

「怎麼了?」

「奧~沒什麼,就是看見這麼高大的城牆,有一種自豪感。」

「走吧!前來迎接的百官都來了。」

前來接駕的百官,看見太子爺跟一個騎着水牛的少年說話,心裏都有着不同的猜想。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一眾文武百官高呼萬歲。

朱元璋從馬車裡走了出來,淡淡的看了眾位百官一眼,徑直走到了湯和、徐達身邊。

「二弟、三弟,咱找到咱的侄子了,哈哈哈……」

「上位~這是誰家的娃啊?」

徐達也很高興,畢竟是自己家鄉的人嘛!

「重九的娃,只是重九那小子……唉……」

「槐兒過來~」

朱元璋對着朱槐招了招手。

朱槐翻身從大水牛上下來,跟着朱標一起朝着那邊走去。

「嚯~看樣子還是個練家子啊!」

湯和看見朱槐的身後背着雙戟驚訝道:

「小子朱槐~見過二位大人。」

「誒~叫什麼呢!咱跟你爹都是光着屁股長大的,叫伯伯。」徐達一聽不樂意的說道:

「對對對……咱們跟你爹都是從小一起撒尿和泥玩的,當然了,上位撒尿,咱們幾個和泥哈哈哈哈……」

湯和也附和着大笑道:

「誒~誒~誒~咱們小時候的醜事就不要當著孩子們的面說了。」

「咱跟你們說啊,咱的這位侄兒可是了不起,你們知道,他為什麼騎着水牛嗎?」

徐達和湯和都搖了搖頭。

「不是咱捨不得,咱讓二虎把他的汗血馬給這小子騎,結果被這小子,輕輕一夾死了~」

「哎呦~我滴孩啊!剛才看見你身後背着的兵器,咱就知道你小子是一位練家子,到咱手下來,咱領着你打仗立功。」

湯和連忙開口說道:

朱元璋一看徐達也要開口要人,連忙制止道:「打住~咱的侄兒咱自有安排,不勞你們操心了。」

「回宮~再聊下去,咱的侄兒就被咱聊沒了。」

「標兒啊~看好槐兒,別讓那兩個傢伙靠近。」

說完理都不理湯和徐達二人,頭也不回的上了馬車。

湯和、徐達二人面面相覷。

再一看太子,跟防賊似的看着二人,二人知道今天是沒戲了。

坤寧宮。

馬皇后拉着朱槐給他介紹起自己的一眾兒子們。

二哥朱樉今年二十四歲,被封秦王。

三哥朱棡今年二十二歲,被封晉王。

四哥朱棣今年二十歲,被封燕王。

五哥朱橚今年也是十九歲,被封吳王。

「小人朱槐,拜見各位王爺。」朱槐躬身行禮。

「不要叫什麼王爺了,都是自家人,叫哥哥就行。」馬皇后板著臉說道:

幾人也都笑着應和。

「以後你就是咱們六弟了。」

朱槐看着馬皇后的眼神只能硬着頭皮應下。

看見朱槐應下後,馬皇后的臉色才好了一些。

「哈哈哈哈……妹子~咱的侄兒不錯吧!」朱元璋已經下朝了,帶着太子朱標大步朝着這邊走來。

「咱的這位侄兒可是了不起,朱棣你不是喜歡練武嗎?以後多跟槐兒學學,槐兒的武藝,連二虎都自愧不如。」

「真的嗎?父皇,六弟的武藝這麼厲害?」

進宮前朱槐就把他的雙戟交到了宮門守衛那裡了。

「胡亂練了幾年。」朱槐面對這位後世家喻戶曉的明成祖朱棣時,還是有一些拘謹的。

「走走走~陪四哥耍耍~」

說完朱棣就要拉着朱槐往外走。

「住手~槐兒剛剛才回來,哪有一回來就舞刀弄槍的,成何體統。」馬皇后呵斥道:

「對對對~你娘說的對,咱先吃飯,吃完飯後,咱還要封賞槐兒呢!」

洪武年間皇家御膳,並沒有後世滿清那般奢侈,只有十幾個菜,味道也就那樣。

後來朱槐才知道御膳房的主廚,其實原來是朱元璋的親兵,由於在戰爭中受傷了,才開始學做菜的。

吃完飯後。

「槐兒啊~咱給你尋摸了一套宅子,你先住着,剛才咱已經讓工部開始着手為你建造了,你是咱的侄子,咱也不可能虧待了你,咱就先封你一個忠勇侯,食邑千戶,俸祿一千五百石。」

「陛下,咱才剛來,還沒有為大明立下絲毫功勞,實在擔當不起啊!」

「胡說~你是咱的侄子,就擔當得起。」

朱標用手拍了拍朱槐的肩膀微笑着說道:「還不快領旨。」

得道朱標的示意後朱槐連忙跪下高呼道:

「小民領旨謝恩,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哈哈哈哈哈……」

「你這孩子這些都是誰教你的啊?」

「不是嗎?戲文里不都這樣嗎?」朱槐疑惑的問道:

「好了好了~咱不喜歡聽這些,以後在家裡你就叫咱大伯,咱聽着舒服。」

朱元璋擺了擺手說道:

「標兒~讓人去把槐兒的雙戟取來,棣兒不是想跟槐兒耍耍嘛!咱也想看看槐兒的功夫到底怎麼樣!」

「是~」朱標應了一聲就去吩咐人了。

「重八,這不好吧!刀劍無眼萬一弄傷了,對誰都不好。」

馬皇后有些擔心的說道:

「妹子放心吧!習武之人哪有不磕磕碰碰的~」

馬皇后聽了他的話後對着翻起了白眼。

朱元璋就當沒看見一般,依舊笑嘻嘻的看着朱槐。

片刻的功夫,二虎就扛着朱槐的雙戟進來了。

小心翼翼的把雙戟放到地上才行禮。

朱元璋看着二虎的樣子罵道:「沒用的東西,滾出去。」

朱棣看到剛被二虎放下的雙戟,兩隻眼睛都放光了。

連忙跑了過去吃力的把雙戟拿了起來。

「六弟~這就是你的兵器?這上了戰場根本也耍不起來。」

「耍的起來的。」朱槐笑了笑說道:

「哈哈哈哈……棣兒,現在還想跟槐兒耍耍嗎?」

「孩兒願意領教一下六弟的武藝,雖然孩兒明知不是六弟的對手,但是孩兒也想知道,孩兒跟六弟相差多少。」

朱棣想了想認真的說道:

「好……是咱老朱家的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