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蠢萌帝妃,陛下獨寵第1章 喜歡你在線免費閱讀

蠢萌帝妃,陛下獨寵第2章 梅林談在線免費閱讀

大魏元德九年隆冬,皇宮的寧華殿中,阿朝半抱着身子微微顫抖,她可真是想不開,一晚上吃了三碗冰。

她進宮才一個月,被皇帝獨寵了一個月。皇帝果然是個老色鬼,見到年輕漂亮的就走不動道,一個月前是自己,現在陳家送了個更美的,皇帝就迫不及待地下手了。

阿朝也沒有那麼難過,但吃個小醋還是可以的。

皇帝沒有心,虧得自己甜言蜜語了一個月。阿朝不禁反思自己是不是還不夠大膽奔放,不然狗皇帝怎麼說丟手就丟手呢?

阿朝覺得自己的心也不多,入宮本不是自己願意的。她就是來接偏支一位病逝堂姐的班的,維持的就是家族的顏面罷了。

殿中的燈火忽明忽暗,阿朝睡得有些迷糊了。

不知是什麼時辰了,一股酒氣將阿朝給熏醒了,轉過腦袋一看,咦,狗皇帝!

不理他,絕對不理他。

阿朝滾的離他遠遠的,腹痛已經大好了。

皇帝在身後窸窸窣窣地脫衣服,沒過一會兒就進了阿朝的小被子,也不管阿朝睡了多久,就開始解她的衣裳。

偏他還念念有詞。

「怎麼睡這麼早,都不等等朕。」

……

知道她睡了還解她衣裳!!!

阿朝恨不得給他一耳光,奈何不敢。

接着阿朝就感覺鼻子被人捏住,憋了半天實在沒忍住,想伸手推開他。

齊慎就順勢拽住她的手,醉醺醺道:「醒了啊?」

阿朝偷偷瞪了他一眼,別的也不敢做了。畢竟才相處一個月,以前也沒少聽說他的暴行,別看他這時候願意寵着,按他一慣的風格得過段時間才看得出態度。

齊慎肆意妄為了兩回,酒意散了些,輕撫着阿朝的身子道:「乖啊,過兩天帶你去騎馬。」

阿朝眼睛亮了亮,齊慎趁機親了親她的眉眼。

阿朝也不敢露出不滿,只小心道:「只帶妾一個人嗎?」

齊慎明顯愣了愣,耿直道:「皇后該是還要帶幾個人,朕只帶你騎馬。你們蘇家的女兒應該都挺會騎馬的吧?」

阿朝心裏澀澀的,會騎馬的是堂姐,其餘幾個姐妹倒是也會騎,自己是壓根不會。

要是堂姐還活着,皇帝也不需要尋一個新的慰籍,自己就能在外面嫁人了。誰能想到堂姐去的突然,蘇家一時惶恐,急忙再挑一個入宮。

幾個姐妹都不大願意,本來挑了樣貌最好的二房姐妹,偏偏自己眉眼和蘇貴妃有三分相似,就被教了一個月的規矩,然後給我送進來陪太后娘娘了。

說起來真是尷尬,大家心裏都清楚明白的事情,非要給自己和齊慎在太后那裡製造聊天的機會。

想起那幾天阿朝就渾身不自在。

還記得第一次在太后宮裡見到皇帝,他見我時明顯愣了愣,然後就陪着太后追憶貴妃,半個字沒提阿朝。

見了三次後,太后才開了口:「貴妃走時到底年輕了些,陛下身邊缺了個知心人。」

齊慎當時就嘆了句:「貴妃可惜了。」

太后就接着往下引:「貴妃未入宮時最疼朝朝了,親近地多了眉眼間都有兩分相似,想着也是有緣,若能替貴妃照顧陛下也全了貴妃對陛下的一片情。」

阿朝當時就想奪門而出,這話要是那個偏支堂姐聽見恐怕要嘔血。

阿朝臉色也不太好看,沒人想做小老婆,沒人想做替身。再說她和那個大她好幾歲的堂姐當真一點都不熟。

齊慎當時也默了,默的時間有點長。

蘇太后心涼了一半,不禁感嘆不是親生的果然不好辦。

阿朝卻挺自然的,有一種隨遇而安地態度,皇帝果然也不太樂意。

「多謝母后為朕考慮了,蘇家姑娘的品貌都是極好的,貴妃當年入宮是二品妃位,既然是貴妃疼愛的小妹,便也以這個位分。」

蘇太后和朝朝同時鬆了口氣。

蘇太后笑着道:「我們朝朝別看歲數小,最體貼不過了,又懂事又知禮。這孩子既然還合陛下眼緣,哀家就託大替她討個封號吧。」

齊慎瞅了她一眼,淡笑道:「明眸善睞,燦若星辰。取一「宸」字,也是望宸妃日後好生孝順太后。」

……………

朝朝不太高興道:「讓陛下失望了,妾不會騎馬」。

說著就要翻身朝里,翻了一半就翻不過去了想,無奈又翻回去了。

「又不高興了?不會騎也不要緊,怎麼小脾氣那麼多?」

朝朝小聲嘟囔道:「陛下總是冤枉人。」

齊慎摸了摸她的小腦袋,抱地緊了緊:「哪裡就冤枉了,你今天明顯不樂意。」

皇帝的語氣淡淡的,就算兩人此刻親密相擁,朝朝還是不敢大意,嬌嗔道:「陛下都不心疼妾,妾晚間肚子疼地要命,強撐着服侍陛下,陛下還不滿意。」

齊慎愣了愣,下意識將手掌放在朝朝的小腹上,手掌暖洋洋的,還挺舒服的。

「以後不舒服就說,朕是那種急色之人嗎?」

朝朝撇撇嘴,嗯了聲。

「今日陳美人入宮,陛下去看了嗎?」

齊慎還在給朝朝的小肚子按摩,聞言隨口道:「看了」。

朝朝略有些好奇道:「那陛下怎麼不留宿?」

齊慎手下動作未停:「不喜歡」。

朝朝一時沒反映過來,等反映過來後,立馬圈住皇帝的脖子,在他臉上親了口,得意道:「陛下肯定很喜歡很喜歡妾了,我都聽說了陳美人可是個絕色,容貌在妾之上呢?」

齊慎扒拉了下朝朝的手,沒說喜歡還是不喜歡:「別鬧朕,今夜和長公主幾個喝了不少酒,不比以往克制。」

朝朝眨了眨眼,又親了口才道:「妾忍不住就想親陛下嘛」。

齊慎嘆了口氣道:「你是小狐狸托生的吧?慈安宮那幾天朕還以為你是個莊重的,要知道你是這麼個性子,朕才不要你」。

說完狠拍了下朝朝的屁股,後者才不信呢?

他看中的是蘇家,是貴妃,莊重不莊重誰在意呢?

「疼………。」小姑娘委屈地掙扎着。

齊慎輕笑一聲道:「前兩日河南上供了兩盒水晶,想不想要」?

朝朝停了掙扎,一頭埋進齊慎的懷裡不做聲了。

齊慎又安撫地摸了摸她的後背,親了親朝朝的額頭,才隨着她緩緩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