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蠢萌帝妃,陛下獨寵第10章 默契在線免費閱讀

蠢萌帝妃,陛下獨寵第10章 默契在線免費閱讀(2)

會見到我大姐姐了。」朝朝愉快道。

蘇世子的大姑娘,陳老將軍的嫡親外孫女,隴西侯夫人的大名她們還是知道的。

碧柔現在和碧桃的關係稍稍緩和了些,湊趣道:「奴婢聽聞蘇家大姑娘風華絕代呢,不知道是娘娘好看還是隴西侯夫人好看呢?」

朝朝眨眨眼,誠懇道:「還是我好看那麼一丟丟。」

碧桃立馬拍馬屁道:「滿宮咱們娘娘可是頂好看的。」

朝朝還挺受用,一開心中午多吃了半碗碧梗米。

然後就有人來通報一個時辰後就能到北郊行宮了,讓諸位娘娘提前準備好。

朝朝這裡沒什麼好準備的。

御駕的條件是挺好的,但魏才人就沒有朝朝那麼自在了。

皇帝從頭到尾就溫和地問候了她兩句,就坐在一旁看書,再沒理過她。

魏才人現在一點得到寵愛的感覺都沒有了,御駕中她躺着睡不着也不敢翻身,到點才能叫膳,案桌上的糕點也不敢拿,怕自己舉止不雅惹地陛下不悅。

就這樣忍着,到了夜裡,皇帝留下句好好歇息就下了車駕,她這才輕鬆點,輕鬆完又在反思自己哪裡做的不好。

等到了第二日聽到快到行宮,魏才人簡直都想歡呼了。

北郊行宮的一眾掌事宮女和太監早就靜跪在道旁,朝朝略看了一眼,發現外命婦和世家公子小姐,再加上皇室宗親也都埋着頭跪在地上。

以前她沒參加皇室宴會。

此刻她倒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皇權的至高無上,她也跟着謙淑妃等人跪下,除了高呼萬歲千歲的聲音,再無其他。

朝朝鬼使神差地微微抬頭,看向高台上攜手受眾人跪拜的帝後。

往日溫情和煦的帝王,此刻卻是神情淡漠,睥睨着他腳下的奴婢們,手上牽着她的妻子,邀她共賞這大好江山。

難怪蘇貴妃那麼想得到後位,難怪皇權那樣誘人,難怪啊。

看了一眼的朝朝便又重新低着腦袋。

跪了約莫一刻鐘,眾人才接連着起身。

本來各宮歸置尚需要時間,但諸位娘娘還是都匆匆回了自己宮室。

朝朝只當是尋常,其實不過是昨日鬧得不愉快,眾人不想觸宸妃的霉頭罷了。

要是在宮裡說不定還有一兩個膽大的說嘴,但這次來的都是謹慎的,巴不得把昨天的事冷一冷等過去了,再你樂我樂大家樂。

到行宮的頭一個晚上自然要去皇后那裡,皇帝素來偏愛皇后不會不給這份體面。

朝朝今日有些疲倦,月事還沒走就更累了,早早就歇息了。

皇宮的鳳鸞宮中,齊慎正漫不經心地拿着一本中庸在看。

看着秦皇后洗漱好了,便放下書本,兩個人躺在床上說起話來。

「這回來行宮伴駕的有十幾大臣並三十多位家眷,宗親中也有接近二十人,她們的住所安排在南院那邊,和宮妃們分開了。」

「你做事一向穩妥,這些日子偏勞你了。」

秦皇后接着道:「今日宸妃那邊傳話來說身子不適,這兩日的大朝宴不便參加。還說會好生抄寫佛經。」

秦皇后的意思他明白,宸妃不去大朝宴也恐怕會引起蘇國公府的猜疑,自然也有可能是宸妃藉此宣洩委屈。

一個宴會不算什麼,但對魏才人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很不好。

「她既然身體不適,就宣她母親和家中姐妹去陪陪她的。」

這個主意倒是挺好,算是給宸妃體面了,畢竟位分比她高的謙淑妃也得按規矩過段時間才能見家裡人。

「宸妃氣性大,家裡人勸勸或許能好些。」

齊慎沒理會這句話,朝朝的氣性還真不是他遇見過最大的,想想躺在身邊年少相伴的皇后,覺得從她口中說出別的妃嬪氣性大這句話有些荒繆。

「旁的臣妾都不擔心,宸妃是蘇家嫡脈,魏才人那邊恐怕不能善了。」

真純善還是假純善,只要有蘇家在,魏才人都不可能好好養胎。

「魏才人內心憂懼,皇后多看顧一些。」

這就是盡人事聽天命的意思了?

秦皇后不免勾起一抹冷笑,連生母之死都可以利用,再想起突然暴斃的先帝和連續離世的諸王,許是時間太久,他身邊這位皇帝陛下怎麼可能會在乎一個小小才人腹中的孩子呢?

這幾年皇帝修身養性,手段仁和,對太后一黨多有避其鋒芒之意,夫妻十幾年,她就知道這個男人骨子裡的絕情初之心盛霆燁冷性。

又想起宸妃她竟然覺得有些悲涼,十幾歲的小姑娘哪裡抵得過帝王的「偏寵」呢?

那個盛極一時的貴妃死在誰的手裡?

讓皇帝忌憚的太后一黨,最後的下場當比昔日諸王更加慘烈吧?

可笑蘇太后當年還以為扶持了一個沒有根基的勢弱皇子,不知那個權勢滔天的女人這些年可能日日安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