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婢子絕色原著免費閱讀全文小說 第2章_迪娥小說
◈ 第1章

第2章

陽春三月,乍暖還寒。

一聲凄厲的慘叫劃破夜空,打破了永安侯府的平靜。

東廂院的雪鳶不知犯了何事挨了重罰,整個侯府聽了她一夜的哀嚎。

一大早,趙嬤嬤就讓林霜兒就去了趟藥鋪,讓她務必抓幾幅降火清熱的葯回來。

林霜兒速去速回,路過後院時,她遠遠就瞧見兩個家丁似拖着一個血淋淋的東西過來。

林霜兒趕緊靠邊站着。

經過跟前時,她不經意瞧了眼,僅一眼,林霜兒的臉就被嚇得煞白。

那東西不是其他,正是夜裡慘叫了一宿的雪鳶。

林霜兒哪裡見過這種場景,一時被嚇得愣在原地。

「你在這裡做什麼?」

管事的趙嬤嬤不知何時站在她身後,一雙厲眼直勾勾地盯着她。

「讓你買的葯呢?」

林霜兒慌忙收回目光,將手裡的葯遞給趙嬤嬤:「買回來了,都是清熱降火的。」

趙嬤嬤接過葯剛要走,林霜兒忽然問道:「嬤嬤,這葯是給誰用?」

趙嬤嬤平日待她不錯,她這話完全是出於關心。

趙嬤嬤卻一反常態,語氣十分嚴肅:「不該看的別看,不該問的別問,身為侯府的人,行差踏錯半步都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雪鳶的下場你也看到了,她便是沒認清自己的身份,肖想了不該想的!」

林霜兒似懂非懂:「嬤嬤教導得是。」

除了活命,林霜兒什麼也不敢想。

別人或許有試錯的勇氣,但是林霜兒沒有。

林霜兒父母早逝,她本有個孿生哥哥叫林雙,只可惜,兩年前在一場山洪中,哥哥不幸喪命。

家裡的叔叔嬸嬸嫌她是個賠錢貨不肯收留她,甚至為了討要那二兩的安葬費,想把她賣入怡紅院。

林霜兒千方百計逃了出來,她唯一想到的便是入侯府做丫鬟。

可要進侯府談何容易,何況侯府最不缺的便是婢女。

想想也是。

永安侯府的主母是西夏的九公主,九公主的獨子–夜北承,更是大宋威風赫赫的鐵血戰神。

多少人擠破腦袋的想入侯府,哪怕只是做個婢女,也是別人求也求不來的。

為了活命,林霜兒別無選擇,她穿着哥哥的衣服,盤發束胸,頂了哥哥的名字,女扮男裝入了侯府做最低等的奴役。

剛入府那年她才十四歲,模樣正是雌雄難辨之時,侯府的人並未察覺她的女兒身,她也將這個秘密隱藏了兩年。

在趙嬤嬤眼裡,唯有林雙最是個省心的,他恪守本分,模樣又生得水靈,一張小臉眉清目秀,絲毫不輸女子。

趙嬤嬤表面上對他苛責求精,實則內心十分喜歡他,私下也總是提點他,這次也不例外。

「今日你回東廂院,什麼也別多問,王爺氣性大,他若是叫你,你便上前去伺候,若是不叫你,你就別去打擾他。」

主子的事,林霜兒不敢打聽,只一個勁的點頭,將趙嬤嬤的話記在心裏。

原本,她和雪鳶是一同住在東廂院的。

雪鳶是府里的大丫鬟,主要伺候王爺的衣食起居,而她不同,她只是負責洒掃那一片的院子,平時連王爺的面都見不着。

如今雪鳶被趕出府,新頂替的丫鬟想必也沒那麼快定下來。

不過林霜兒不關注這些,她只是個洒掃院子的,每日把院子打掃乾淨就是她最重要的事。

將葯送到膳房,林霜兒原路返回,途中,幾個小丫鬟聚在假山後竊竊私語。

「也不知雪鳶犯了何事,王爺今日發了好大的脾氣。」

「東廂院都沒人了,王爺把自己一個人關在屋裡,也不讓人靠近。」

「雪鳶一走,王爺身邊可就沒人了,若是我能到王爺身邊伺候就好了……」

聞言,一旁的秋菊不高興了:「要去也輪不到你啊,王爺怎麼可能會看上你,當初若不是雪鳶使了些手段,去王爺身邊伺候的本該是我!」

秋菊是府里最得勢的丫鬟,她的姑姑是西廂院的李嬤嬤,平時她仗着有人撐腰便目中無人,時常壓榨府里的丫鬟僕役。

林霜兒一聽見秋菊的聲音,腳步就不由自主加快,恨不得馬上離開這裡。

秋菊卻是一眼就瞧見了她。

「林雙,你站住!」

林霜兒頓了頓腳步,笑道:「秋菊姐姐。」

「你在這偷聽什麼?」

林霜兒道:「我什麼都沒聽見,只是路過。」

秋菊卻不打算放過她,趾高氣揚地道:「管你是不是路過,這一片的院子你去替我們掃了!」

林霜兒道:「這片不歸我管,趙嬤嬤只讓我負責東廂院的。」

秋菊不依不饒:「別拿趙嬤嬤壓我,你若想好好在府里待下去,就替我們老實把活都幹了,不然就憑你無依無靠的,我只要給我姑姑打個招呼,就保准你被趕出侯府!」

見林霜兒不肯就範,秋菊又道:「你自己想好了,雪鳶一走,我指定會被派到王爺身邊伺候,你若得罪我,什麼下場你知道的!」

林霜兒別無選擇。

她知道得罪小人的下場。

看着林霜兒老老實實去替她們掃院子,秋菊愈發得意。

「瞧,我就說他好欺負吧!」

夜深了。

林霜兒身心疲憊地回了自己房間。

拆下一層又一層的裹胸布,林霜兒去盥洗室洗了個澡。

從盥洗室出來,她換了一身素凈的衣服。

皎潔的月光下,她青絲如瀑,膚色瑩白,清麗的容顏下,一抹紅唇如含苞待放的海棠花蕊。

將窗戶打開,林霜兒側躺在床上,烏黑的秀髮烏泱泱地散在床沿外。

她從枕頭下摸出一個荷包,荷包上,一對鴛鴦栩栩如生。

荷包的右下角,一個歪歪扭扭的齊字顯得有些違和。

林霜兒並不識字,單是這個齊字,也是她反覆練習了好久才綉上去的。

可結果還是差強人意。

她將荷包放在自己胸口,腦海中不斷回味着一個男人對她的承諾。

「霜兒,你再等我兩年,就兩年,明年的科舉,我定能高中。」

林霜兒盼啊盼,只盼着那日能早些到來。

帶着這股甜蜜,睡意很快襲來。

迷迷糊糊間,低沉沙啞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床榻上的少女睫毛輕顫。

「來人,來人……」

男人的聲音將林霜兒徹底驚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