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婢子絕色原著免費閱讀全文小說 第10章_迪娥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夜北承下意識就將懷裡的人摟住,雙手環上她的腰肢。

瘦小的一隻縮在他懷裡,軟軟的,香香的,跟沒骨氣似的。

他驚詫,原來女人的身子可以這樣柔,這樣軟,這樣香……

夜北承難以自控,覆在她腰肢的手掌漸漸收攏。

懷裡的人卻一瞬間抽離,只餘一股幽香,似有若無。

說不出是種什麼感覺,夜北承竟覺得有些失落。

林霜兒驚慌失措地跪在地上。

「王爺恕罪,小的沒長眼睛,是小的衝撞了王爺。」

林霜兒渾身都在抖,彷彿遇見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有急促的腳步聲往這個方向逼近,夜北承循聲望去,就看見秦管家罵罵咧咧地追了過來。

他滿嘴的污言穢語,追着林霜兒罵了一路。

夜北承這才明白,為何她會怕成這樣。

「臭小子!敬酒不吃吃罰酒,看我待會怎麼收拾你!」

聽着腳步聲越來越近,林霜兒瘦弱的身軀抖得更厲害。

她知道落在秦管家手裡會是什麼下場。

無奈之下,她抬眸,泫然若泣地看着夜北承,連聲音都在發顫。

「王爺,秦管家他……他有意為難我,請王爺救命。」

話音剛落,秦管家已經追到了跟前。

他一眼就看見了夜北承,當即換了副嘴臉,諂媚的笑道:「王爺怎來這了?府中若是缺了什麼東西,小的給您送過去便是,哪能勞煩您親自跑一趟呢?」

說罷,眼神犀利地瞥了一眼林霜兒,彷彿在警告她不準亂說話。

「怎麼回事?」夜北承這話是看着林霜兒說的。

林霜兒剛要開口,秦管家搶先說道:「回王爺,是這小廝不懂規矩,我正好替王爺教訓教訓他。」

林霜兒一個勁的搖頭:「不是的,王爺,秦管家他……他。」後面的話,她實在難以啟齒。

若她實話實說,夜北承會不會相信她?

畢竟誰會相信,堂堂侯府的管家,竟有龍陽之好,說出來恐怕沒人會相信。

若是不信她,那秦管家又將要如何報復她?

林霜兒想都不敢想。

秦管家怒斥道:「怎麼?你這小廝不懂規矩也就罷了,還敢在王爺面前胡說八道?當心我撕爛你的嘴!」

林霜兒死死咬住唇,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看着林霜兒噙滿淚水的雙眸,夜北承心口像是被針扎了一下。

「怎麼?本王的人還需你教訓?」夜北承睨了秦管家一眼,聲音極冷。

秦管家當即跪在地上,顫顫巍巍說道:「王爺息怒,是小的自作主張了。」

看着林霜兒手上空空如也,夜北承微微蹙眉:「讓你領的衣服呢?」

林霜兒如實道:「錢沒帶夠,秦管家不讓小的拿。」

一旁的秦管家嚇得大氣都不敢喘。

竟真是王爺讓他來領衣服?

王爺何時為了一個下人這般操心了?

早知如此,他方才千不該萬不該為難於他……

果然,夜北承很快察覺出了不對勁,當即問道:「什麼錢?」

林霜兒道:「原先他只收我五十文錢,今日我來領,他非要坐地起價,小的錢沒帶夠,他便要……」

夜北承:「便要如何?」

林霜兒咬着唇,,臉色憋得通紅,半晌才說道:「便要叫小的跟他進庫房做個交易。」

秦管家臉色瞬間變得煞白,他正要狡辯,夜北承斜睨了他一眼,強大的壓迫感讓秦管家乖乖閉上了嘴。

夜北承耐着性子又問:「什麼樣的交易?」

林霜兒也不知如何形容,她也是頭一遭遇見這種情況,最後支支吾吾說道:「秦管家他……他有龍陽之好……」

夜北承蹙眉漸深。

他再次看向林霜兒。

素凈的臉頰不施粉黛卻細膩白皙,一雙柳眉杏目,睫毛長而彎曲,輕輕眨動間透着靈氣。

這女人是天生的尤物,即便是女扮男裝,也抵不住男人對她的覬覦。

夜北承不敢想像,若是她恢復了女兒身,不知又要招來多少蒼蠅臭蟲!

他看向跪在一旁的秦管家,心中壓着一團無名火,道:「可有此事?」

他不知心口這團火是怎麼來的,就好像是自己的東西被別人覬覦。

秦管家面色越來越蒼白,手心也開始冒起冷汗,他先是怒瞪了林霜兒一眼,遂又說道:「沒有的事,小的只是跟他開個玩笑。」

夜北承冷笑:「哦?龍陽之好也是玩笑?」

原本剛剛恢復了些血色的臉上,瞬間又只剩下一片慘白,秦管家拚命磕頭:「小的錯了,小的胡亂說的。」

狹長的眸子微眯,夜北承冷道:「她是本王的人,聽清楚了嗎?」

這句話足以宣示主權,即便他要處置,也輪不到外人。

秦管家冷汗直流,只一個勁的點頭。

林霜兒纖長的睫毛微微顫動,她緩緩抬起頭,一雙清澈透亮的眸子就這麼定定地看着他。

她沒想到夜北承會替她說話。

進府兩年,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替她撐腰,替她主持公道。

這種滋味讓她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像是飄在雲端上,整個人輕飄飄的,有些不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