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曖昧蘇甜:撩禁慾太子爺入懷靳沉寒孟洛檸 第3章_迪娥小說
◈ 第2章

第3章

一周後,首都國際機場。

孟洛檸一襲火紅色弔帶連衣裙,嬌俏動人地拉着自己的行李箱緩緩從機場的VIP通道走出來。

一出來,機場周圍的路人紛紛朝她投來了驚艷的目光。

孟洛檸長得美,是全京圈公認的。

膚白貌美,身嬌嗓軟。

從小練芭蕾舞,體型又軟又甜還有氣質。

一頭栗棕色濃密如海藻一樣的捲髮嬌俏散在她瘦薄的肩頭,更將她襯托得如住在深海蚌殼內的海妖小公主。

美艷又清純。

停車場邊,孟家來接她的保姆和司機馬上熱情衝過來,給她拎行李。

保姆開心地伸手要攙孟洛檸:「大小姐,恭喜您回國,先生和夫人都在家裡等您。」

孟洛檸從小嬌縱慣了,走哪都要人攙扶,寵着。

孟家都知道她那點公主脾氣。

樂意寵着,縱容着,但實際她這點公主病,早就惹得靳天風很不喜歡了。

奈何聯姻是孟洛檸選的,靳家很滿意,不會讓他退婚。

所以才會在往後給她惹來殺身之禍。

如果早一點知道靳天風會殺她,她不會傻乎乎去求聯姻。

但實際她這次重生也有點晚。

上個月,她特意回國一趟,央求着孟父幫她去聯姻。

孟父無條件寵她,快快樂樂就去給她聯姻了。

靳家那邊本就喜歡她。

所以大家樂得促成這樣的婚事。

現在回想一下,聯姻那天,靳天風給她擺出的那副臭臉,她真的會砸砸自己腦殼,為什麼不早點清醒,為什麼看到人家擺臭臉還不識趣?

不過,雖然已經聯姻,但他們沒有訂婚,一切都來得及。

這次回來,她必須馬上讓爸爸幫她去退婚。

「張姨,我自己走就好了,你不用扶着我。」孟洛檸拉回神,側過臉,說。

保姆張姨愣一下,有點不敢相信她家嬌氣的大小姐竟然不用攙扶?

連忙惶恐地看着眼前這個愈髮漂亮精緻的女主人:「大小姐,是不是我做的不好?」

孟洛檸咳一聲,笑了:「沒有啊,我有手有腳,以後不當小廢物。」

她可以當公主,但不會再當有眼無珠的小廢物。

說起來,她也有點怕靳沉寒會和他侄兒靳天風一樣,不喜歡小廢物的女孩。

「張姨,你們先回去,我還要去辦點事,等會我讓我朋友送。」孟洛檸邊說邊低頭看向自己的腕錶。

現在是上午十點。

如果她沒有記錯,十點半,靳沉寒的飛機也會從紐約那邊回來。

啊——她要逮他!

張姨不多問大小姐的私事,乖乖點頭:「好的,大小姐,您記得早點回來。」

「夫人和先生都等着您。」

孟洛檸知道,手指輕輕滑過腕錶的玻璃蓋,唇角微微揚起一抹笑:「嗯,我知道。」

說完,孟洛檸拎着自己的小包包,轉身重新朝着機場入口走去。

張姨和司機互相看一眼,也不知道大小姐要做啥?只能乖乖先開車回去。

*

十點半一晃而過,機場的壁鍾開始發出鐺鐺鐺的聲音。

孟洛檸靠在VIP通道一側的廣告牌邊,百無聊賴地一邊玩着自己的香奈兒包包一邊心情顫動地等着靳沉寒出來。

說起來,她上一世為什麼要那麼有眼無珠呀?

明明靳沉寒比靳天風帥了一個宇宙。

就因為小時候靳天風救過她……不……呸呸呸……上一世她不知道真相,現在知道救她的靳沉寒呀!

孟洛檸懊悔地揉揉包包上的一個毛絨掛件。

揉的毛絨掛件變形了。

VIP通道傳來一陣騷動。

靳沉寒要出來?

想到這是她重生回來第一次見到她要死命追的男人,孟洛檸耳尖不受控地微微紅了,漂亮的手指連忙停下搓揉毛絨掛件的動作。

亮瑩瑩的大眼睛一動不動看着通道入口。

一秒,兩秒,三秒……十秒……20秒,終於穿着一身黑色禁慾系西裝,手帶純黑色金絲楠佛珠的男人。

在助理和保鏢的簇擁下邁着長腿疾步走出來。

男人還是一如上一世那樣俊美成熟。

如雕塑般的深邃輪廓,線條優美的下顎線,性感的喉結,半隱半現的領口,渾身散着的都是熟男的致命性誘惑力。

唔,難怪她這段時間做春夢總是熱的不行。

之前沒有那麼具象化。

今天那麼近看到,她真的想把靳沉寒拐回家了。

他真的好帥好man,還成熟。

孟洛檸忍不住又要罵上一世的自己蠢了,靳沉寒多帥呀?

嗚嗚嗚。

孟洛檸心神蕩漾咬着唇獃獃看着,整個人像被抽幹了渾身的力氣一樣,一動不敢動地靠在廣告牌邊。

直到靳沉寒帶着人走出去,她才回過神。

她站的位置有點偏,靳沉寒沒有看到她,不過沒關係。

一會就看到。

*

孟洛檸打起精神,跟着靳沉寒方向跑出去。

一口氣跑到外面,遠遠就看到靳沉寒已經彎腰上了他的專屬賓利車。

他的保鏢正在關門。

孟洛檸看一眼,什麼也沒顧慮,快步走過去,伸手在保鏢沒來得及攔住時,彎下腰,敲了下賓利車后座的車玻璃。

「小叔!」軟軟甜甜的一嗓音。

就跟浸透蜜糖水的海綿。

好聽的要命。

保鏢認出她,沒敢動,車內的男人也降下了車窗。

黑色貼膜的車窗一落下。

靳沉寒就看到了正朝他嬌俏笑着的小姑娘,男人深濃的眸在看到她臉上那抹漂亮的笑容,下意識隱晦了幾秒。

「孟小姐?怎麼在這裡?」

孟洛檸雙手抓到車窗邊,眨着大眼睛盯着靳沉寒,低聲說:「剛剛回國,家裡有事,沒人來接我。」

「小叔,方便搭順風車一下嗎?」

「你只要放我到孟家前面那條街就好。」她知道靳家和孟家不順路。

到了孟家別墅前的十全街,他就要拐彎的。

靳沉寒微微蹙眉,有點質疑她這話的意思,畢竟,小姑娘就算家裡沒人來接,他侄兒和她現在交往着,於情於理,他沒來嗎?

「天風呢?沒來接你嗎?」

提到那個晦氣男,孟洛檸差點想咬碎小牙齒,不過在靳沉寒面前,她還是努力保持乖巧了:「沒有,他也說有事。」

「小叔,捎我一段路,好不好呀?」孟洛檸邊說邊嬌滴滴撒嬌一聲。

她聲音從小就有點像甜糖一樣好聽。

軟綿綿的滲入男人耳膜。

沒幾個人能抗拒。

包括靳沉寒。

只是礙於她現在是他未來的侄媳婦,靳沉寒下意識壓制了自己的某些感覺,往裡坐了幾分,嗓音低磁穩重地說:「上車。」

「謝謝小叔。」有了男人應允,孟洛檸都不等保鏢給她開門,自己拉開車門坐上去。

保鏢瞧她一樣,心裏疑惑的很。

這個孟小姐,怎麼看起來好像對他家孟總『虎視眈眈』又『撩撩』的?

好像要吃了孟總呢?

她不是二少爺的未婚妻嗎?

難道是他的幻覺?

保鏢想了想,也不敢去揣摩他們這些京圈公子哥和大小姐的私事,繞到車前去開車。